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刘汉等多位四川富豪卷入反腐旋涡,疑与李春城案有关  

2013-04-12 16:11:06|  分类: 典型事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周末 2013-04-12 09:03:21 记者张育群


核心提示:一场反腐风暴正在四川发酵,刘汉、邓鸿等一众富豪均被卷入。多年来,这些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富豪,或因矿权,或因地产生意,攫取到大批财富。现在,这些往事都被翻了出来。

刘汉等四川富豪卷入反腐旋涡,疑与李春城案有关 - 王思德 - 境外资源文摘
 

邓鸿()汪俊林()刘汉()等四川富豪近期被卷入反腐旋涡。 (CFP/)


四川富豪劫:邓鸿、汪俊林、刘汉等卷入反腐旋涡

一场反腐风暴正在四川发酵,刘汉、邓鸿等一众富豪均被卷入。多年来,这些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富豪,或因矿权,或因地产生意,攫取到大批财富。现在,这些往事都被翻了出来。

夜色中,20134月的成都世纪城灯光璀璨,但其光辉不足以照耀仅一街之隔的新世纪环球中心。朦胧细雨中,这座几近完工的全球最大单体建筑,犹如一艘灰色航母,矗立在天府之城的中轴线上。

新世纪环球中心长500米、宽400米、最高点122米,位于成都市委市政府旁。建筑面积是世界最高建筑迪拜塔的三倍,包含40万平方米购物中心,80万平方米写字楼,两家五星级酒店,以及四百多米的人造海岸线、五千多平方米的人造沙滩。

按照原计划,赶在成都财富全球论坛之前,它应该在20134月底开业,但如今工期已经延期,其缔造者、成都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邓鸿也很难目睹开业盛况了。据《新世纪》周刊201341日报道,邓鸿正在接受有关部门调查。

一位知情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在201212月原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后,邓鸿曾数次被调查组找去谈话,直至卷入漩涡之中。

被卷入漩涡中心的不仅仅是邓鸿。李春城案发后,四川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四川金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汉均在接受调查,四川数名厅局级干部及房地产老板亦在公众视野消失多日。

一位在过去三个月两次被中纪委“传唤”的地产开发商对南方周末记者称,“针对成都官场和商场的调查才刚刚开始,调查的广度和深度均超乎之前预期。”多位接近调查组的人士均印证了这个观点。


刘汉的矿业捷径

迄今为止,四川金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汉是唯一一个官方确认被调查的富豪,但如今他看上去是和李春城案交集最少的一位富豪。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刘汉因为涉嫌窝藏、包庇其胞弟、A级通缉令通缉的重大杀人犯罪嫌疑人刘勇而接受调查。”

接近调查组的知情人士称,在2009110日鸭子河畔犯下命案后,由于四川省内政法系统相关人员包庇,刘勇得以逃脱,目前德阳和广汉等地公安局多名官员已接受调查。该人士称,如果要深入调查刘汉,四川多地政法系统工作人员或要集体撤换。

该知情人士列举了一个细节,有一次,当地一个公安局刑警队下午召开全体会,要求每个干警都参加,很多人以生病、出差等各种理由请假。但当天晚上刘汉请刑警队全队吃饭,酒店吃饭的桌子排了三十米长。大队长最后一个到,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到场,甚至连一年都没见到的人都出现了,当场就骂:“这群崽子。”

刘汉的一名朋友向南方周末记者称,为了抓捕刘汉一家,公安部同时出动了四地警力,在20133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刘汉及其前妻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几乎在同一时刻,刘勇在深圳被抓获,刘汉其他亲人则分别在广汉和成都被警方带走。

该人士称刘汉虽然仅为高中学历,但极其聪明,酷爱读金融证券类书籍,是中国早期期货市场上的顶尖玩家,炒期货大胆且心狠手辣。

刘汉为人亦相当豪爽。有一年他过生日,在成都包下了锦江宾馆做酒席,只要是朋友介绍过去喝酒的,一人都发一个一千块钱的红包。

1990年代中期通过炒期货,让刘汉从广汉一个做“跳楼货”的江湖大哥(详见《南方周末》2013328日报道《刘汉:四川“首善”的野蛮生长史》),成长为中国资本市场隐形大鳄;而通过地方的帮助收购攀西优质的矿山,更让刘汉资产剧增,并从2003年开始成为各大富豪榜的常客。

凉山资源整合   凉山州一名铅锌矿主向南方周末记者称,2003年凉山州政府借整顿矿山之机,由市里主要领导现场指挥,逼着矿主签字,“自觉无条件”退出矿山;然后,凉山州政府将这些矿山拍卖给汉龙集团和宏达集团,汉龙再将矿山的部分股份高价卖给了一些大型国企。

“仅甘洛县就有一百多个民营矿主被清场了。政府当时散发传单称,不配合政府整治的,拒不清场的,党和政府将对他们在矿山开采过程中一系列违纪违规违法行为严厉查处,政府当时也是那么干的,凉山州很多矿主一夜之间就破产了。”上述被清场的矿主如是称。

控股云南兰坪铅锌矿   据知情人士介绍,2003年,通过自身的政治能量,刘汉又介入世界级大矿兰坪铅锌矿的开发。资料显示,宏达股份以自有资金1.53亿元,就控股了金鼎锌业,进而控制了价值过百亿的兰坪矿。此后数年,在川滇藏矿区,刘汉屡屡上演这种蛇吞象的惊人收购。

收购非洲铁矿落空   刘汉被羁押以后,澳大利亚铁矿石企业Sundance Resources发布公告称,刘汉的公司四川汉龙集团(Sichuan Hanlong Group)未能支付一笔款项,因而其对这家专注于非洲业务的铁矿石开发商的14亿美元的竞购交易将在几日内宣告失败。刘汉的美国战略伙伴说,正在寻找其他支持者,为内华达州尤里卡(Eureka)的一个13亿美元的矿产项目注资。

有消息显示,在刘汉被带走前,汉龙集团已经在兜售资产了。多方信息源显示,刘汉牵涉的不仅仅是其胞弟刘勇的凶杀案,该凶杀案先后有8名嫌犯被抓获,且被关押近3年。2012年年底,一名嫌犯的亲属托四川省公安厅的朋友询问其关押地点、能否去探视。四川省公安厅方面回复称,一定要“大领导”打招呼才能见面。

刘汉一案牵涉甚广。德阳市公安局的一位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透露,4月初的一天,德阳市一位老太太突然发现自己在公安局做领导的儿子不见了。她到各个部门询问,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儿子在哪。老太太几天后就去世了。德阳市下辖的县级市广汉市即为刘汉的出生地。


哈尔滨帮的土地生意

除了刘汉,过去数月被调查的红顶商人多和李春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蜀中富豪邓鸿和汪俊林,还有被中纪委传唤多次的房地产商谢文。

为了拿地,在蜀中浸淫了十几年的谢文,选择和几个来自黑龙江的生意人合作,成立了一个项目公司,并往项目公司打了5000万元。20132月,谢文突然再次被中纪委一个调查组叫过去谈话,要其交代和这几个黑龙江人的合作。

“查来查去,调查人员最后说我那5000万是赃款,得没收。”谢文说,后来他知道那几个哈尔滨生意人因万科五龙山项目出事了——李春城案发即与此次土地出让有关。

万科五龙山项目位于成都绕城高速公路外侧、新都区境内,占地6100亩,其中2000亩用于开发高层电梯房、洋房和别墅。20105月,一家名叫成都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联合体,以每亩105万元的低价拿下这块土地。成都同泰80%的股份由成都万科持有,另外20%的股份则由洋浦同泰投资有限公司持有。

洋浦同泰的法定代表人叫林江,为哈尔滨人。在此之前,成都同泰的股东发生过数次变更,实际控制人史振华亦来自黑龙江,为李春城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校友。在李春城2001年升任成都市委书记后,这些从东北来到成都的黑龙江人,成为成都土地市场上不容小觑的“地虫”。

“从天府立交到麓山周边的城南区域,除了公开招拍挂的土地,所有的地十年前就有主了。”谢文称,成都天府新区的土地大多在过去十年间经过倒手,才流入真正的开发者手中。

一百亩的土地,这些“地虫”的中介费往往开到三五亿元,不过这些相较公开招拍挂仍便宜不少的土地,对于谢文及其他民营房产商而言,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谢文在成都地产界十几年的最大感慨是“不仅仅是盖房子那么简单”。他几个月前谈过一块土地,土地方开价1.5亿元,但只能出具1000万元的土地款发票——这意味着他们凭借着关系,拿地成本仅要1000万元,其余的1.4亿元是“中介费”。这些土地,一般的股份公司和国有企业是不敢拿的,因为这些“中介费”没法做到财务报表里去,“只有民营老板才敢拿,但必须冒着财务做账的风险”。

涉嫌存在违规行为的五龙山土地牵扯到万科,则出乎很多人意料。过去几年,万科难以在招拍挂市场拿到便宜的土地,不得不采取旧城改造、土地整理等多元方式。与同泰这样的关系户合作,更是万科拿地的主流方式——这有时候会触碰到一些难以预测的风险。五龙山项目东窗事发后,成都万科随后公开回应称:“成都万科收购同泰公司股权,并通过招拍挂获取五龙山项目土地的过程合法合规。”

五龙山项目遭遇的一切,似乎无阻万科商业版图的扩张,对谢文来说亦有惊无险,但对蜀中其他和政界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富豪来说,就没那么幸运了。


麓山国际土地疑云

而自2012126日李春城案发,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是第一位传言被调查的富豪,官方亦未见出面辟谣。20134月初,连其旗下公司中层员工亦向南方周末记者询问老板身在何处。

让汪俊林陷入是非的核心也是土地问题,即他和胞弟汪俊刚旗下的成都万华地产,在成都双流开发的高档楼盘麓山国际社区。

在汪氏产业版图中,该地产投融资体系以成都万华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万华投资”)、成都万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万华地产”)等近十家公司为实体,在业内被称为“万华系”。汪俊刚系主要运营者和最大几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在进入地产的初期,汪俊刚旗下公司主要与四川省委招待所联合开发“同顺公寓”项目及开发西体奥林花园、馨悦佳园、同乐苑等住宅项目。

但真正让万华在地产界大展手脚却始于2002年。万华开启了在成都当时尚未正式规划的南部新区——双流县万安镇的麓山片区建设。这个后来被命名为麓山国际社区的高端别墅区项目,当时拿地约4300亩。据《中国经营报》一篇报道称,万华当时拿地成本为25万元每亩。随后的2009年,麓山国际社区的别墅以15000元的均价、总成交额27亿元位居全国别墅成交额第一名。

2007年后,随着城南板块的崛起,万华投资介入双流县更为庞大的南湖区域一级土地整理业务,操盘链条更长,也涉及更多公权审批领域。

南方周末记者拿到的一份文件——万华投资和双流县人民政府签订的《成都南湖总部经济与创意产业综合发展区土地整理实施协议》显示,该项目所在区域的土地部分以灾后重建的乡镇建设用地需要等方式上报获得土地指标,而经整理招拍挂之后却成了商住用地性质。

上述协议及其后在20087月签订的《南湖一级土地整理项目实施补充协议》称,万华投资、万华新城和双流县政府双方在南湖一级土地整理出让净收益分成比例约定:净收益50-100万元/亩,甲方双流县人民政府分配30%,乙方成都万华投资分配比例70%

2009年万华完成土地平整后,交由政府拍卖,最后不出意外地又从政府手中拍回。国土部门公告显示,2009624日、25日,万华投资和万华新城分别以90万元/亩和84.5万元/亩的起拍价获得共约1860亩土地,当年76日和77日,又以70万元/亩起拍价获得共约1940亩土地,这些地块均系商住用地。住宅用地容积率小于或等于2,以最大可建建筑面积计算,拍卖的地价不到560/平方米。

但事实上,万华真实付出的地价成本远远低于560/平方米——因为依照之前协议,这部分拍卖的土地出让金又有70%要返给万华投资和万华新城。

这些低价拿到的土地被开发成别墅,并以均价超过20000/平方米的价格售出。成都地产人士赖翰林对南方周末记者称,万华能够低成本拿到麓湖国际这样优质地块,正是因为汪和成都市前主要领导的亲密关系。

万华地产一位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汪俊刚201210月份后一直陪其妻在国外治病,后来看国内形势复杂,“暂时留在境外”。


消失的会展大王

201212月份,成都会展旅游集团一位高管在为数不多的公开采访中,对一位记者称,邓鸿在成都深耕二十年,中间历经多任官员沉浮,“都能置身事外”。

但这次,事情并没有像她总结的那样发展。20133月初,邓鸿被再次带走,有关部门的调查仍与土地项目有关。

成都国际展览中心的工商资料显示,邓鸿出生于1963年,在38军服役,1985年以成都空军干部身份转业。他多年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二十来岁时在成都青年路摆摊卖牛仔裤,然后开装修公司、广告公司,甚至开过餐馆,还给人画过壁画。

见过邓鸿的人士均称其富有感染力和人格魅力,称他喜欢到大排档吃东西,喜欢在百货公司到处逛,喜欢出门打车。

1993年邓鸿去美国做生意,两年后就带着一个台湾太太,以美籍华人的身份回到成都,做起了沙湾会展中心。从那个时候起,他每个项目都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邓鸿最早想在这片位于城乡接合部的市场,盖成一个六七万平方米的MallMall的形式是他刚从美国学来的,而六七万平方米在当时的成都也是一个大项目。但这个大建筑被成都市政府看中了,认为当成卖场太可惜。彼时成都的全国糖酒会规模正变得越来越大。每到糖酒会期间,成都市的交通就会瘫痪。成都需要一个更大的展馆来举办展会。

就这样,Mall变成了会展中心,糖酒会带热了这个城乡接合部,邓鸿歪打正着,填补了成都的会展空白,金牛区政府甚至搬到了沙湾会展中心的对面。邓鸿也在这座城市的发展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以会展、旅游为主业的综合性房地产开发商。

早年的邓鸿对人讲其从商的几条原则:不合作、不上市、不投资大项目。但他并非完全遵循这些原则。工商资料显示,其最早的沙湾会展中心项目业主为成都国际会议展览中心,由其和成都市国有资产投资公司共同投资,投资额为3.75亿元。国资部分为1.5亿元。在2002年,会展有限公司以1.5亿元价格收购了国资股份——彼时会展中心已经呈现效益。

2003年邓鸿开始建设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以下称“新会展中心”),这个位于当时中心区南郊的项目远大于沙湾会展中心。该项目主体成都国际展览中心,由成都国际会议展览中心出资24827.5万元,占股82.41%,成都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则以邓鸿所欠的债务5300万元作为出资,占股17.59%

但五年后,成都国际展览中心这部分国有股,被成都工投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分两次、总价约6900万元转给了成都国际会议展览中心。资料显示,成都工投为成都市最重要的政府投融资平台,彼时董事长是戴晓明。

戴晓明为李春城的“得力干将”之一。据悉,戴晓明在李春城治下,先后担任成都市青白江区区委书记、成都市经济委员会主任、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等职。20128月,戴晓明案发后被纪检部门带走并接受相关调查。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调查期间,戴检举揭发了他人多条违纪违规线索。而戴晓明被带走调查不到四个月,李春城便被调查。目前尚无法知晓邓鸿是否与戴晓明案有关。

邓鸿曾经对人这样总结他的成功:“我没有什么信仰,但是我信一个东西,人生什么事都要争取,但是开始的时候你觉得什么都是偶然的。”

熟悉邓鸿的房产商谢文这样向南方周末记者描述邓鸿的崛起和消失:“他是一个文化人,也是一个跑接力棒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被推到那个跑道上,表面风风光光;就是不知道哪一天跑着跑着,突然有人把接力棒抢走。”

成都官场和商界的动荡也让谢文极为苦恼,“今年上半年项目上的很多事情推不动,弄得我不得不往外地发展,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今年不是干事的时候。”

20134月海南博鳌会议期间,谢文还专门飞去博鳌,希望找到一些北京的领导,获取一些成都最新的动态。至于获得了哪些消息,他不愿意透露,只是称,还有更多人可能会被调查。

或许是巧合,南方周末记者随后联系包括宏达股份及万华地产在内的多家四川企业高管,对方均称自己在三亚。

(应采访对象要求,谢文为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1229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