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向松祚:全球经济悲观愿景  

2014-03-10 14:05: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向松祚《全球经济悲观愿景》
 

向松祚:全球经济悲观愿景

 

2014年全球经济将走向何方?新年伊始,数之不尽的研究机构和学者纷纷发表高见,试图给未来的全球经济给出清晰的图像。2013年全球多国股市气势如虹,涨幅惊人,美国复苏势头稳健,英国和日本大有看头,欧元区艰难爬出衰退泥潭,逐步转向正增长,新兴市场虽然困难重重,整体增速依然超越富裕国家。因此,年底至年初,许多机构和投资者均调高2014年全球增长预期,乐观情绪令人鼓舞。

 

然而,世事如棋局局新,调高增速预期的研究报告墨迹未干,全球股市即应声下跌。不到一月,标普指数跌5%,日经指数跌14%,新兴市场平均股指MSCI跌9%。全球逾3万亿美元股票市值灰飞烟灭。屋漏偏逢连夜雨。美联储决意逐步退出“量宽”,购债规模从每月850亿削减到650亿。多个新兴市场货币持续贬值,从新兴市场撤出的资金规模高达1400亿美元。货币急剧贬值会否诱发新一轮全球性尤其是新兴市场金融危机?再度令决策者头痛不已。印度、土耳其和其他多个央行决定实施大规模资本管制,同时大幅提高利息以遏制通胀和劝阻资金大规模流出。

 

面对如此变幻莫测的局面,悲观预期又开始滋生蔓延,大有颠覆乐观预期之势,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在内的多个权威机构,已经开始下调2014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

 

且让我简要归纳一下全球经济的两个基本愿景。一是乐观愿景,一是悲观愿景。支持乐观愿景的因素看似不少。美国复苏加快;欧洲经济见底;日本有望摆脱通缩;英国形势向好;中国至少能稳住7.5%;新兴市场虽有短暂调整,局面好过危机之初。所以,悲观毫无依据,前景一片光明。乐观派坚定地认为:2014年全球经济增长必然超过2013年(2013年全球真实GDP增速为3%)。

 

支持悲观愿景的理由好像更多。美国复苏基础不牢,随时可能掉头逆转,最近的制造业和新增就业数据低于预期,似乎印证了这个判断。欧元区早已深深陷入通缩泥潭,难以自拔,银行和金融体系信贷持续萎缩,失业率没有任何下降迹象,肯定还要继续上升。2013年欧元区平均失业率高达12.4%,一些国家年轻人失业率超过40%!笔者今年1月15日前往莫斯科参加盖达尔论坛,OECD总裁的一番言论令人印象深刻。他说金融危机给欧洲各国造成四大后遗症:低增长(负增长)、高失业、贫富分化扩大和政府公信力丧失。欧元区政治领导人至今没有找到医治四大后遗症的灵丹妙药,所以预测欧元区强劲复苏,实在是言之过早。日本“安倍经济学”射出所谓“三支箭”,实际上不过是依靠日元贬值刺激出口,期望以此刺激经济增长。然而,三支箭之效果远低预期,甚至导致某些负面后果。2013年日本GDP季度增速持续大幅下降,四季度只有1%,显示所谓“安倍经济学”难奏奇效。尤其是2013年日本竟然出现史无前例的贸易逆差,中小企业和普通百姓之生计未有改观,日本摆脱通缩没那么简单,痛苦挣扎的日子还长着呢。

 

西方不亮东方亮,中国能否继续担当全球增长主要引擎?看起来起码有些力不从心了。去债务和杠杆化过程已经开始,潜在金融风险开始暴露,财政和货币政策空间有限,产能过剩行业必须压缩,能够保持7.5%乃至7%诚属难能可贵。2104年可能成为中国金融风险高频率爆发的元年。影子银行业务大约40%到期,地方政府债务到期比例达30%,产能过剩行业不良贷款快速增加,房地产价格开始逆转。影子银行、地方债务、不良贷款、房地产泡沫四大风险,将长期困扰我国货币信贷政策,制约信贷债务扩张,从而放缓投资和经济增速。

 

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就更难指望。债台高筑(尤其是外债)、汇率贬值、通货膨胀、财政赤字、结构失衡等等,是多数新兴市场国家之通病,实现稳定快速增长差不多是天方夜谭。

 

乐观悲观,摆在面前,你问我要选哪一呢?答曰:悲观愿景。然则,我选择悲观愿景的理由倒不是近期市场调整,不是新兴市场汇率危机,不是中国经济持续放缓,不是美国复苏基础不牢,也不是欧元区病入膏肓。我对全球经济愿景整体悲观,根本理由是当今全球经济体系的内在失衡日益恶化。2008年金融危机近6年来,全球经济内在结构之失衡不仅没有得到纠正和调整,反而日趋严峻。

 

概而言之,全球经济内在结构失衡之表象有八个:实体经济复苏乏力,虚拟经济恶性膨胀,经济整体脱实向虚,债务负担居高难下,贫富分化日益加剧,失业困境越陷越深,宏观政策基本失效,结构改革风险巨高。

 

全球经济结构内在失衡的总根源,乃是过去40多年来(我将具体日期定为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时),全球经济体系的内在结构出现重大突变(不是量变而是突变),即全球经济开始决定性地从产业资本主义向全球金融资本主义转变。核心特征有二:一是虚拟经济(金融业或资产价格)脱离实体经济自我循环、自我膨胀,虚拟经济开始主导实体经济,虚拟经济之投机行为开始主导整个经济体系的价格机制。二是制造业中心与虚拟经济中心(或金融中心)背离,发达国家继续掌控金融中心和全球定价体系,新兴市场国家逐渐成为全球制造中心,却没有全球资源和产品的定价权。发达国家凭借货币金融霸权地位给全球资源、技术、产品和服务定价,以非常强有力的手段实现全球收入再分配,将新兴市场国家创造的真实财富转移到发达国家,新兴市场国家则面临着“贫困性增长困境”。所谓贫困性增长困境,就是生产越多,出口越多,资源消耗越多,相对真实收入水平反而越低,相对生活水平反而越低。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