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中国非洲“圈地”真相调查  

2015-04-27 15:42:46|  分类: 中资状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04-24 邱锐 香港凤凰周刊 

中国非洲“圈地”真相调查 - 王思德 - 境外资源文摘

最新的调查显示,中国在非洲圈占的土地数量被过分夸大了,中国赴非投资的农业公司也大多铩羽而归,很少直接将粮食运回国内。

48岁的湖北人陈吉明指着武汉市郊一片绿油油的马铃薯菜地,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我的梦想是有一座农场,展示自己的耕种技术并教授给他人。而让陈吉明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梦想在地球的另一端得到了实现。

陈吉明是一名农业学家。2010年,他和14名同行参加了由商务部组织的一个农业培训项目,来到非洲国家塞内加尔,帮助该国提高农业水平。在此后的2年里,陈吉明将自己改进的生态农业技术传授给了当地人。这种技术能够让水产养殖、家畜饲养以及谷物种植有机结合,循环利用动物粪便和秸秆等传统农业废料。中国农民所拥有的土地面积较小,加上许多农业技术已经普及,所以我们的帮助效果并不显著。而非洲的情况则完全不一样,当地农业基础不佳,我们提供的技术往往能够产生戏剧性的效果。这种成效让陈吉明自豪不已。

不只是陈吉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非洲在农业方面的落后是一种机会。特别是在2005年中国开始实施农业走出去战略之后,中国对非农业投资的增长大幅提速。国务院新闻办20138月发布的《中国与非洲的经贸合作(2013)》白皮书显示,2009—2012年,中国在非洲农业领域直接投资额由3000万美元增长到8247万美元,增幅达1.75倍。另据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33月,中国大中型企业在非洲共有2372项被批准的投资,涉及农业的项目数量为212个。这些项目分布在非洲37个国家。

不过,中国在非洲进行农业投2015-04-24 邱锐 香港凤凰周刊 资的行为长期以来都被西方舆论认为是掠夺非洲土地,推行新殖民主义。然而,最新的调查显示,中国在非洲圈占的土地数量被过分夸大了,中国赴非投资的农业公司也大多铩羽而归,很少直接将粮食运回国内。

中国非洲“圈地”真相调查 - 王思德 - 境外资源文摘

 

中国应为非洲饥荒负责?

此后,不断有类似的报道见诸媒体。20087月,英国《每日邮报》在题为《中国如何接管非洲,西方社会为何应该对此感到十分忧虑》的报道中称,中国正在不知不觉地将整个非洲变成新的殖民地20097月,《卫报》网络版发表文章称,中国和西方国家日益增长的需求在非洲引发圈地运动。

受媒体影响,一些NGO以及智库机构也开始关注中国对非农业投资情况。一家名为GRAINGenetic Resources Action International,世界遗传资源行动)的组织于200810月发表了一篇关于部分国家掠夺土地的研究报告。在报告中,中国被提及47次,是通过控制他国土地,来满足国内粮食需求的国家中的主要一员。该报告还声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项资本为50亿美元的基金来帮助中国企业投资非洲农业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所教授Deborah Brautigam认为,接二连三的报道和研究报告让西方社会对中国对非洲的农业投资形成了如下印象:为了保障本土粮食安全,中国正在利用国有企业和资本在非洲大肆购买土地,挤占非洲粮食资源,并源源不断地运回中国。

20128月,非洲发展银行首席经济学家Mthuli Ncube在其博客中写道:最近,世界银行组织的会议已经形成了一致意见:中国成为了世界最大的海外土地掠夺者。

对于上述种种观点,中国政府不断予以驳斥。200811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走出去战略不是海外屯田计划,中国也没有海外屯田计划。2013年联合国粮农组织驻华代表处助理代表张忠军表示,在海外开发农业,不是为了去掠夺土地,从而使得当地农民没有土地耕种,而是增加当地的农业投资,实现互利共赢。直到去年3月,农业部副部长牛盾接受采访时还表示,中国没有以海外屯田的方式解决国内的粮食安全问题,称这是西方尤其是欧美为主的一些国家媒体和部分心怀偏见的人,对中国的一种猜测、攻击和诽谤

但中国官方的声音并没有改变西方舆论的观点。2011年,东非在经历了60年一遇的大旱后陷入饥荒。对此,德国的非洲政策协调员仍然声称中国应为这次饥荒负责,因为中国大量购买非洲土地,建立工业化农业生产,使非洲小农被迫失去生计

多数报道夸大数据

Deborah Brautigam通过在非洲的田野调查发现,对于中国赴非农业投资的规模,绝大多数新闻报道存在夸大数据的现象。Deborah Brautigam曾将其对中国对非援助的研究成果写成专著《龙的礼物:中国在非洲的真实故事》,对一些曲解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观点进行驳斥。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084月,一家法国电视台声称中国在喀麦隆拥有1万公顷耕地,并且将所生产的粮食运往中国,证据则是,他们发现了印有汉字的粮食袋。随后,另一家法国媒体就此发表题为《中国突袭喀麦隆土地》的评论,声称中国最终将控制喀麦隆整条粮食产业链

听到上述新闻后,Deborah Brautigam立即产生了一个疑惑:中国当时的粮价为每公斤44美分,而喀麦隆每年需要以每公斤79美分的价格从亚洲进口50万吨粮食。在这种情况下,商人为何要将喀麦隆的粮食运往中国?

Deborah Brautigam调查发现,事实与上述新闻所描述的状况完全不同:法国电视台记者所采访的地方是一家由中国陕西省农业公司建立的农业示范中心,占地规模120公顷。该农业公司的确于2007年和喀麦隆政府签订一项备忘录:在喀麦隆Nanga Eboko地区和Santchou地区分别租借6000公顷和4000公顷的土地。但至少到2010年,也就是上述报道刊发两年后,这家公司仍然未拿到全部土地。该公司负责人抱怨说,我们现在只拿到了100公顷左右的土地,因为当地政府总是不断拖延。

还有一个与事实背离更为严重的例子。2008年,国际组织GRAIN在一项报告中称:从2006年起,中国政府开始在莫桑比克建立水稻生产基地,并将稻米运回国内。同时,中国进出口银行已经为上述项目提供20亿美元的贷款以及8亿美元的担保。该项目预计吸引1万名中国定居者来到莫桑比克。

Deborah Brautigam发现,从2009年至2010年的实地调查结果来看,20亿美元的贷款的确存在,但其用途不是为了生产水稻,而是用于修建一座应莫桑比克政府要求而动工的水电站。此外,8亿美元的担保、中莫两国政府关于该项目的合同以及1万名中国定居者等关键数据均无法证实。

国际林业研究中心(CIFOR2009年展开的针对中国在非洲进行土地并购方面的调查也支持Deborah Brautigam的观点。结果显示,此前广泛流传的两个数据:中国在赞比亚拥有200万公顷土地以及在刚果并购的280万公顷土地,都远远大于实际数值。该机构认为:中国真的不是非洲主要的种植业投资者,虽然它此前经常被认为扮演了这个角色。

Deborah Brautigam认为,上述错误产生的原因在于,一方面,许多媒体和NGO并没有去非洲实地调查,获得第一手的数据。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机构希望利用这样的数据刺激当地人抵制土地并购。

不过,有意思的是,夸大中国在非农业投资规模的不仅仅是西方部分媒体。据中国商业部公布的数据,中国在赞比亚拥有16个农场,在津巴布韦拥有7个农场。但Deborah Brautigam实地调查之后发现,这些数据同样存在问题。在赞比亚的16个中国投资的农场中,Deborah Brautigam只找到了8个,而且其中一些规模非常小。而在津巴布韦的7个农场中,只有2个还在生产农作物。至于剩下的农场,Deborah Brautigam发现,注册拥有它们的中国公司在当地的主业实际是烟草和棉花采购,并没有运营这些农场。

主要用于当地消费

20143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高伟也在实地考察非洲南部国家莫桑比克后撰文称,湖北万宝粮油公司在莫桑比克经营的友谊农场完成了5000亩样板田的开发建设,单产达到550公斤大米/亩,创造了非洲奇迹,而且这种大米颇受当地民众欢迎。该国总统格布扎曾对此评价道:如果能搞10个中国农场,莫桑的粮食问题就解决了。莫桑比克多年来粮食危机严重,每年大米需求量为60万吨,但只能生产15万~30万吨,其余依赖进口。

其实中国在非洲农业投资生产的粮食,是为了增加当地市场的供应,进而间接保障中国粮食安全,很少直接将粮食运回国内。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农业合作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森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张的观点也得到了一些海外调查机构的印证。

2009年至201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曾委托国际环境发展研究所(IIED)对中国圈地问题进行调查。参与该项目的研究员Lila Buckley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研究人员经过独立调研和核查后认为,目前中国在全球拥有54个大型农业项目,但其中正在运营且部分粮食作物产出销往中国的商业土地租赁项目仅有4个,其中涉及非洲的只有塞内加尔的芝麻承包种植项目。

Deborah Brautigam则认为,从经济角度来说,中国的确没有必要从非洲国家运粮食。因为中国从周边越南、泰国以及巴基斯坦购买粮食更为合算。世界银行2013年发布的数据显示,以非洲盛产的粮食作物——玉米为例,受运输成本、劳动力成本较高以及单位面积产量较低等因素影响,就算在玉米生产国赞比亚,其生产成本也比泰国高三分之一。

相比农业投资规模被夸大与农产品用途的被误读,Deborah Brautigam在非洲发现的更鲜为人知的现状则是,中国企业赴非投资的屡屡失利。这一现状也得到国内专家的证实。一位曾在农业部工作的官员直接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我们走出去的农业企业,失败的占大多数。由于农业是个微利行业,效益回收周期长,至少要56年才能收回成本,而这期间一旦受经济、政治、文化以及自然等因素的影响,投资就会遭遇风险。

比如,许多中国公司和机构在非洲雇佣当地人后就会遇到中非两地观念上的冲突。Lila Buckley对此印象深刻。她曾于20105月至6月在塞内加尔一座由中国商务部援建的农业技术示范中心考察。这座于2006年运营的农业技术中心的建设目标旨在帮助塞内加尔农民提高农业技术水平。但她用竞技场来形容这里的合作状况:前来指导的中国农业专家与当地人只在耕种时才有交流,其余时间,包括吃饭、休闲,两国人泾渭分明,很少往来。一位工作在此的塞内加尔农民向Lila Buckley抱怨说:我们的习惯是边耕种边聊天,这样才能成为知心朋友。但中国人只带来了一位能说法语的翻译,他还经常坐在办公室里。对此,一位中国人对Lila Buckley说:我们的任务是教会他们耕种技术,而不是在农田里的社交技能。他同样向Lila Buckley抱怨道:当地人不能吃苦,易于满足,只要能吃饱,就不愿多干了。此外,在当地中国人中还流传着一句话:相比技术,直接给他们(指当地人)钱,他们会更高兴。在Lila Buckley看来,两国人在观念上的这种冲突影响了上述农业技术示范中心的实际效果。

除了观念冲突,对中国农业企业影响更大的则是当地的政治风险。2003年,商务部发布了一则消息: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在迄今津巴布韦最大的农业发展项目招标中中标。此项目位于该国Masvingo地区,计划在靠近水源的平原灌木林地带,拓荒10万公顷,种植玉米和高粱。然而,到2005年,上述项目就已经停工。原因是津巴布韦政府没有按期支付资金。当地一位官员曾评论说:这显然是我们政府没有遵守信用

为此,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官员建议,为了让中国企业更好地了解非洲情况,国家应当建立海外尤其是赴非农业投资的支持体系。比如,中国驻外使馆没有专职的农业参赞,而日韩等国在海外设立这一职位,为当地本国企业做信息服务。农业参赞的缺失致使中国企业只能在当地依靠自己摸索、单打独斗。另一方面,中国赴海外进行农业投资的企业也应借此机会提高核心竞争能力。只有借助与国外公司同台竞争的机会,学习现代的农业管理模式与理念,与狼共舞,才能使自身得到全面的成长。什么时候全球著名粮商中有中国企业,我们赴海外农业投资的目的就算达到了。(应受访者要求,陈吉明为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