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牛丽贤:中国矿业走出去的绊脚石  

2015-09-17 09:59:58|  分类: 中资状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09-17 牛丽贤 牛博士矿业观察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过去十余年,中国企业65%的海外投资陷入亏损,矿业海外投资占据其中大半壁江山。每每看到动辄几十个亿美金打了水漂,国人不禁心痛、惋惜、恨铁不成钢。究竟是什么造成了中国人在海外矿业投资领域屡战屡败?痛定思痛,客观分析,笔者锊出以下几点,不知是否切中要害,各位看官且看且评。

 

优质资源已被少数矿业巨擘纳入囊中

目前,全球多数已发现的优质大宗金属矿产的储量和产能已被少数跨国矿业公司所控制。全球排行前15名的跨国矿业公司大约控制着全球铁矿石产量的76%以上;全球排名前10位的跨国矿业公司,占有全球铁、铜、铝、锌50%以上的储量和产量。面对业已形成的全球资源垄断格局,中国企业实施境外资源勘查开发的成本要比在“走出去”方面占据先机的西方企业更大。

在此背景下,过去十多年,中国企业更多地是介入一些矿石品位较低、地质条件复杂、储量规模相对小和基础设施不完善的高风险项目,而对于品质高、规模大、设施完善的优质项目则难得进入。这一障碍是导致中国企业在境外矿业投资方面失败的一个客观因素。

由于矿石品质与基础设施不佳陷入困境的一个典型案例是中钢集团收购澳洲铁矿。2009年,中钢集团耗资13.6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中西部公司旗下核心资产——Weld Range铁矿石项目。收购完成后,发现该项目磁铁矿选矿技术难度非常大,铁矿石运输所需的港口和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中,开工建设遥遥无期,最终导致公司不得不于20116月中止该项目的勘探工作,裁减员工、关闭办事处。

 

西方因惧怕中国崛起而故意设置障碍

近三十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与和平崛起,使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感到中国的“威胁”,对中国的戒备与防范心理渐强。为遏制中国发展,西方国家不仅频繁制造舆论来抨击中国,而且在经济、政治、军事等领域采取各种手段,对中国的发展形成实质性的阻碍。

对于中国实施的全球化资源战略,西方国家尤为担心和不满,不仅到处散布中国“资源掠夺论”、“新殖民主义”的言论,且在中国企业海外矿业项目并购过程中处处作梗。

中海油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案例是典型的 “中国威胁论”的牺牲品。2005年,中海油提出以185亿美元高现金收购美国优尼科全部流通股的要约。尽管中海油的条件远远优于其竞争对手雪铁龙公司,但美国国会以“能源威胁”、“国家安全”、“掌握深海核心技术”等为由,要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严格审查这笔收购。在美国政客的干预下中海油最终不得不放弃收购。

 

企业自身缺乏经验当然要交学费

鉴于中国矿业“走出去”历史较短,企业在境外矿业项目的投资并购中显得不够成熟,主要表现在:不能准确把握并购时机;在并购招致所在国政府、民众反对时,不会进行及时有效的沟通;并购前的尽职调查不充分,对项目缺乏正确评估;对并购中各种风险缺乏足够的认识等。面对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环境,不少企业摸着石头过河,交了不少“学费”,遭受了重大投资损失。

2005年鲁能集团盲目决策,买下了别列佐夫铁矿的采矿权,后发现该矿SIO2含量过高,产品难以销售,且该矿地处严寒地区,基础设施差,项目开发暂停;2007年鞍钢与澳大利亚金达必公司签署开发卡拉拉铁矿的法律文件,但由于不熟悉澳洲相关法律和规定,项目环评报告不完善,2009年才开始建设,开工时间比原定计划晚了两年,矿山投资估算原为16亿澳元,实际总投资为30亿澳元;2008年中铝在力拓股价高达70美元时以140亿美元购买力拓9%股份,2009年力拓股价跌至10美元,使得中铝遭受巨额亏损。

 

具备国际化矿业经营能力的人才稀缺

目前,中国企业普遍缺乏熟悉国外矿产资源勘查开发运作规则、具备跨国经营管理能力的人才,在境外企业管理中经常因对东道国的文化、法律不熟悉,劳资关系、社区关系处理等方面处理不当,而在境外矿业项目经营过程中屡屡碰壁。

以中信泰富购买西澳SINO铁矿为例。2006年,中信泰富买下西澳SINO铁矿开采权,原计划总投资42亿美元,2009年投产,但项目推进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复杂情况,让中信泰富始料未及。先是2008年全球爆发金融危机,澳元出现持续贬值,中信泰富因之前杠杆式外汇买卖巨亏超过100亿港元,董事会主席荣智健无奈引咎辞职;后来,项目建设难度大大超出想象,工程设计和施工因环保要求、劳工签证等问题而推进缓慢。在经历6年建设、3次延期后,201211月第一条生产线终于投产,实际投资额超100亿美元,吨矿成本亦大幅攀升,据某知名投行测算,铁矿石市场价格需要反弹至每吨108美元以上,中信泰富才有可能获利。

 

境外投资的前置审批或备案程序复杂

海外投资与并购是一项目极其复杂的工程,交易会涉及多方主体,需经多个政府机关审批或备案。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如中国企业完成一项境外并购交易,在境内其需获得发改委、商务部门的核准或备案和银行的外汇登记,如果是国有企业,还必须取得国资委的核准或备案。其中,发改委主要从海外投资角度对投资项目进行核准;商务部门是从海外投资设立境外企业的角度进行核准;银行主要是对境外投资所涉的外汇及汇出进行登记;国资委主要是从国有资产监督管理的角度进行核准。自2014年开始,发改委、商务部门、外汇局均出台了新规,优化了境内企业境外投资与并购的审批、备案与登记程序,并下放了审批权限,但多部门前置审批(或备案)的程序仍然在客观上对企业海外矿业并购造成不便,甚至导致企业错失良机。

一方面,海外投资并购的环境与条件往往瞬息万变,需要快速决策,而多部门审批或备案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短则20天到一个月,多则数月半年,甚至更长,等各种审批(或备案)程序走完,并购的条件有可能已经发生实质性改变。另一方面,企业海外并购的事宜属于商业机密,特别是在并购之前,为确保收购成功需要绝对保密,但是有时在审批和备案环节就被泄密,导致并购无法继续。

这就迫使一些企业铤而走险,先以贸易等经常项目为名把钱汇到自己控制的海外离岸公司,再用离岸公司进行收购,收购成功后再到中国报批收购自己控制的离岸公司,批准后进行左手倒右手的财务处理,收购款用来平账以前洗出去的钱。这种操作手法使企业留下了套汇洗钱的原罪。

除上述几点外,对于国有企业来说,由于担心投资失败会被戴上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走出去的积极性也明显不高。

当前正处于能源和矿产资源价格下行、境外矿业项目普遍估值偏低的并购良机,但国内除紫金等少数矿企已经磨拳搽掌大踏步走出去“摘果子”之外,多数企业还在观望徘徊。如何破解“走出去”就亏,“不出去”更亏的困局是个难题!

(作者:牛丽贤)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