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中信股份遭最麻烦的投资:成本攀升加铁矿石价暴跌  

2015-09-23 09:21:34|  分类: 典型事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9月15日 10:02来源:

 

    这是中国企业迄今为止在海外矿产资源领域最大的投资项目,然而,自诞生起,它就风波不断,如今更是牵扯到数场麻烦的跨国官司。


 

  9月2日,据英国《金融时报》 报道,澳大利亚矿业大亨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旗下企业Mineralogy正在起诉中信股份(Citic Limited,00267.HK),索赔100亿澳元(合71亿美元).

  Mineralogy声称,中信正从双方在西澳大利亚合作的中澳铁矿(Sino-Iron)项目出口铁矿石,却没有按约定水平支付特许权使用费。

  这不是中澳铁矿第一次处在风口浪尖上,它自启动起就命途多舛:停工延期、管理层换血、投资成本飙升、各类利益纠纷,一度令中信股份深陷泥潭。

  “中澳铁矿项目,将成为经验不足的管理层遭遇‘墨菲定律’(任何有可能发生的坏事,总会发生)的一个经典案例。”对此,英国《金融时报》评论道。


 

  成本攀升又遭铁矿石价格暴跌

  现年61岁的帕尔默,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一名身家高达数亿美元的商人,拥有矿物和其他天然资源公司。与此同时,他也热衷政治,2013年就当选澳大利亚国会众议员,他还组建了帕尔默联合党(Palmer United Party)并担任主席,并希望借此冲击澳大利亚总理一职。

  2006年,中信股份与帕尔默牵手。当时的中信泰富(2014年更名为中信股份)斥资4.15亿美元(约合25.73亿元人民币),先后从帕尔默手中买下西澳普雷斯敦(Preston)磁铁矿20亿吨资源量、大约25年的开采权。

  这一项目被称为中澳铁矿项目,总投资规模近百亿美元,是中国迄今在澳洲最大的矿业投资项目。

  但对于中信股份来说,这却是一个“越来越烫手的山芋”。

  按照规划,项目最初的总投资仅为42亿美元(约合148.92亿元人民币),定于2009年投产。

  据悉,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项目往往会参照早先国内企业的一些案例样本,中澳铁矿石项目即参照了首钢之前一个10亿吨磁铁矿项目的可行性操作方案。不过各地环境条件和政策规定有很大不同,中澳铁矿石项目开发后出现一些计划外的变数,导致工期一再延长。

  以用工政策为例,澳大利亚政府对外国投资项目在本国的用工有着苛刻的要求,原本设想利用成本低廉的国内工人前往澳大利亚工作的计划根本行不通。再比如,各种项目设计图纸都必须由具备澳大利亚资质认证的工程师、设计师签字才能得到相关部门批准,他国认证在这里“不好使”。

  中信方面还表示,建设矿工居住的营地,最初报价是2000万美元,开建后才发现,当地矿工的基本居住要求必须是单间且自带卫生间,这样导致费用大增,最后,包括1754间宿舍在内的生活营地花费了3亿美元。

  原宝钢集团铁矿石基准价格中国谈判团首席代表刘永顺表示,中澳铁矿石项目是中国在海外铁矿石项目中目前最成熟及最具营运可能性的项目,但在项目建设上仍然遭遇诸多难题。

  从2010-2011年年底,再至2012年上半年,中澳铁矿石项目已数次调整了首条生产线投产的日期。

  另一方面,中信泰富也逐渐提高该项目的投资预算。中信泰富董事总经理张极井在2011年半年业绩发布会上感慨:“过去低估了这中间的困难,现在不想再犯错了。”

  中澳铁矿合资项目开发成本超出预算数倍,到头来却迎来铁矿石价格暴跌的窘境。

  今年3月,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信股份确认,随着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已对中澳铁矿进行了25亿美元减值拨备。此举也致中信集团去年净利润下降20%,至398亿港元(约合318.67亿元人民币).

  中信表示,最新的减值拨备导致营业利润缩水25亿美元,包括17亿美元的无形资产减值和7.94亿美元的房地产和设备减值。该集团还表示,正对其庞大业务(包括金融服务和一支足球队,加上采矿、房地产、电信等)展开全面评估,其中房地产(14.08, -1.20, -7.85%)和自然资源权益将是首批整改对象。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发表了一篇标题为《铁或破产?克莱夫帕尔默的财富一天比一天缩水》的报道,称他的财富正受到铁矿石价格暴跌的沉重打击。

  帕尔默则对澳大利亚国家电视台驳斥报道“根本不属实”,随后他又说:“我没有任何债务,我拥有数十亿澳元的资产,我是一个快乐的家伙。”


 

  “官司打不停”

  麻烦远未结束。中信股份和帕尔默之间也冒出了诸多纠纷,包括铁矿开采和利益分成等问题,以及中澳铁矿项目的原开采主体、帕尔默控制的资源企业Mineralogy是否拥有该项目在普雷斯顿港出口站的合法运营权等。

  据彭博社报道称,中信股份曾向澳大利亚悉尼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阻止Mineralogy营运普雷斯顿港港口。然而,该诉讼以及所有的反对意见均遭到驳回。澳大利亚联邦法院称,中信股份未能证明该国政府在指定Mineralogy作为港口营运商上出现错误,或违反自然公正原则。

  另一方面,帕尔默称中信股份存在数亿美元的权利金违约。去年8月18日,帕尔默在澳洲广播公司的问答节目上声称,“迄今为止,他们(中信股份)已经从这个国家不花分毫地拿走了价值2亿澳元(约合9.78亿元人民币)的铁矿石。”

  继2012年7月向中信泰富发出违约通知书后,2014年9月,Mineralogy又向中信股份发出终止通知,要求后者在21天内终止对中澳铁矿项目的采矿权。

  帕尔默表示:“这是一个价值100亿澳元的项目,他们把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产品运往中国,却没有为此付费。”

  中信表示:“过去两年中,因Mineralogy发出违约及终止采矿权通知书一事,已经三度与法院交涉。”中信表示,已向Mineralogy支付了4.15亿美元以取得在中澳铁矿项目的开采权,并支付了所有应付的费用。

  矛盾的升级让事件影响持续扩大。

  对于这位已经撕破脸皮的昔日伙伴,中信股份称,帕尔默从中澳铁矿项目中挪用了1200万澳元(约合5874万元人民币),作为其2013年竞选议员的经费,帕尔默也最终赢得了那场选举。帕尔默对此矢口否认。

  据《金融时报》报道,今年8月,澳大利亚联邦法院驳回了Mineralogy阻止中信使用皮尔巴拉的一个港口出口其铁矿石的尝试。Mineralogy此前声称,中信曾同意在该港口建成后移交给己方。

  帕尔默看来坚决不肯放弃。一个月后,Mineralogy又起诉中信股份索赔100亿澳元(约合71亿美元).

  8月末,中信股份中期业绩报告中指出,资源能源板块在上半年实现净利润7亿元,其中包括一次性账面收益5亿元。剔除此收益,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减少65%。中澳铁矿项目第一和第二条生产线的运营效率不断提高,目标是在今年年底前开始第三和第四条线的调试,在明年开始第五和第六条线的调试。

  “如果把中澳铁矿比作一盘棋,您将怎样形容它的未来?”曾有记者这样问中信集团董事长、围棋高手常振明,其笑答:“用围棋术语来说,未来我们仍将苦战。”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