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煤制油:兖矿豪赌  

2015-09-28 15:14:13|  分类: 典型事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9月26日 22:56 经济观察报 记者:种昂

 

兖矿豪赌

  导语:兖矿押的是中国“富煤、贫油”的能源格局,赌的是煤价与油价巨大差异,搏的是两种能源转化中的丰厚利润。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种昂 2015年09月26日 22:56 经济观察报

  把煤炭转化为成品油,既是一笔天价投资,更是一场能源豪赌。这是一个从立项至今历时长达近20年、总投资千亿元的煤化工项目,是一个被寄予“再造一个千亿兖矿”的“1号工程”。兖矿押的是中国“富煤、贫油”的能源格局,赌的是煤价与油价巨大差异,搏的是两种能源转化中的丰厚利润。

  本该属于庆功时刻的当下,兖矿却不得不直面极具戏剧性的现实。当2008年国际油价飙升至140美元/桶、利润丰厚时,煤制油项目遭到政府叫停、闲置多年;如今项目获批、重新启动后,国际油价却暴跌至46美元/桶。美国高盛预计,原油价格在未来15年内都将维持低位运行。

  千亿押注

  “我期待这个结果太久了。”眼看着煤制油试生产成功,兖矿集团副总经理、陕西未来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启文脸上没有丝毫兴奋。自从2002年被兖矿从南非招致麾下,13年来孙启文只做了一件事——自主研发煤制油技术,并将其投入商用。

  煤制油,曾是几代煤炭人的梦想。十多年来兖矿历经数次换帅,但这一项目却始终被奉为“1号工程”,多年可持续投入造就出兖矿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投资。根据项目规划,煤制油共分两期三步建设1000万吨/年油品。其中,兖矿煤制油一期投资就高达210.40亿元,二期建成将耗费上千亿巨资。

  把煤炭转化为成品油,既是一笔天价投资,更是一场能源豪赌。当然,煤制油还有一定的社会效应。正如孙启文对经济观察报记者所说,“中国虽是石油消费大国,但却没有丝毫的定价权。从长远来看,煤制油对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实现国家能源多元化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中国能源结构一直是“富煤、贫油”,2015年中国石油需求为5.34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将突破60%。若能将富裕的煤炭转化为稀缺的石油,便可大大缓解国家能源危机。可环顾全球只有南非萨索尔公司成功将煤制油技术商业化。

  2001年,时任中国总理的朱镕基到访萨索尔,当时入职7年的孙启文已成为该公司副总工程师,负责接待。他清楚的记得,当看到萨索尔煤制油产能高达700万吨后,朱镕基感慨的说,“中国需要十个萨索尔!”媒体报道披露,当年中国石油缺口1亿多吨。

  此后,不断有中国煤炭企业到访表达合作意向,但萨索尔公司却开出了十多亿美元的天价专利费。直到2002年,兖矿集团前董事局主席赵经彻到访时结识了孙启文,并当面表达了请他加盟的强烈愿望。兖矿为其开出了上百万的年薪,并在上海注册了公司,交由其全权负责。被其诚意感动的孙启文于当年底加盟了兖矿。

  兖矿集团对煤制油项目的研发始于更早的1998年。当时,兖矿已占据中国煤炭业龙头老大地位十多年之久。那一年正是兖矿最为鼎盛的时期,企业利润占全行业利润58%,企业制定出“以煤为主,煤与非煤并重”的发展战略,寻求煤化工的发展路径。

  一波三折

  孙启文的加盟让兖矿煤制油项目加速推进。

  2006年,国际原油价格开始逐渐飙升,从年初的60美元/桶涨到80美元/桶的天价,可中国煤炭价格却长期被压抑在较低的水平。按照兖矿的测算,煤制油每吨成本大体上与50美元/桶原油进口价相当。当年,大批企业一窝蜂的涌入煤制油领域,急于从暴利中分一杯羹。一时间神华上报了3000万吨煤制油产能,兖矿上报了1000万吨,潞安集团400万吨……

  就在兖矿准备在煤制油领域大干一场时,中国因各路企业蜂拥投入煤制油领域掀起了一场能源界的大讨论。反对者认为,因为煤制油生产流程需要大量用水,相关项目蜂拥上马可能加剧西部地区供水紧缺。

  时任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周大地对经济观察报记者指出,中国煤炭总体储量不小,但人均占有量只有世界平均值的60%,以一种稀缺资源去替代另一种稀缺资源,不是新能源发展的趋势。而且,拿出数千亿资金、大量煤炭去发展煤制油很可能引发油、电抢煤的新能源矛盾。

  经过数年的研发,当兖矿煤制油间接液化技术逐渐成熟、准备上马建设时,却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政策禁令。2006年,国家发改委连续下发两道禁令:“停止批准年产规模在300万吨以下的煤制油项目”、“在国家煤炭液化发展规划编制完成前,暂停煤炭液化项目核准”。两年后,发改委再发第三道禁令——《关于加强煤制油项目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除神华外“一律停止实施其他煤制油项目”。

  此时,兖矿技术研发完毕,万事俱备只欠政策的东风,可突如其来的叫停使其最大的投资项目陷入了停滞。直到2011年油荒再次席卷中国,兖矿煤制油项目终于有了转机。在通过山东省单独立项报批被拒后,2011年兖矿改道陕西省上报了煤炭洁净综合利用示范项目。

  到今年9月18日,兖矿煤制油项目终于在历尽曲折后投料试车成功,预计一月内即可正式投产。与此同时,兖矿旗下未来能源公司已将一期后续扩产的4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项目上报国家发改委,估算总投资689.26亿元,预计在“十三五”末建成。然而,等真正迎来庆功时刻,孙启文却高兴不起来。

  生不逢时

  眼下,国际油价已从高位回落、跌至46美元/桶,跌破了煤制油50美元/桶盈的亏平衡点。而美国高盛在今年9月做出预测,“由于供给过剩,原油价格在未来15年内都将维持低位运行,油价跌破20美元/桶的概率不超过50%。”

  被兖矿寄予厚望并且投入巨资的煤制油项目实际上已经“生不逢时”。

  记者从兖矿内部拿到的一份报告揭示,“煤制油项目建设投资大,项目建设资金除54亿元资本金外,其他全部来自银行贷款,预计贷款额度达98亿元,仅财务费用每年高达5.6亿元。”考虑到前期的巨大投资和运营成本,兖矿的煤制油项目如今却挣扎在生死线上。

  如何破解煤制油项目短期所面临的巨大财务压力?

  一位兖矿内部人士向记者介绍道,如果国家减免消费税,煤制油盈亏平衡点就可降到40美元/桶。而据记者了解,事实上兖矿也正在倾尽全力向国家“要政策”。

  在近期向山东省政府提交的一份汇报材料中,兖矿方面曾呼吁道,“按年产115万吨油品计算,每年需缴纳消费税16.61亿元,如果全额免征消费税,将增加企业利润18.6亿元。鉴于煤制油项目的示范意义,为保障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恳请政府协调免征收消费税。”

  不过,相关人士同样坦言,减免消费税需要全国人大调研、审批,相关程序十分复杂。正所谓“远水难解近渴”。而在中长期发展中,即便兖矿能渡过眼下的财务困局,其成长仍面临销售渠道被“三桶油”垄断的尴尬现实。

  据悉,兖矿煤制油若要进入中石油、中石化[微博]的销售体系,一吨柴油就得先交500元代销费用。这对于本已亏损的煤制油项目无疑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孙启文介绍道,目前公司已生产成品油4万多吨,罐区已经全部装满,却只能通过股东之一的延长石油以4000元/吨至4500元/吨的价格在周边销售。

  目前,兖矿已“上书”山东省,求助政府协助办理在山东省内油品销售资质。“成品油批发经营资质办理难度较大……如果能和山东地炼油进行调和后投入市场销售,一是提升地炼油的品质、二是提高公司创效能力,但这依赖于是否在山东有油品销售资质、是否有自己的加油站”。

  毫无疑问,随着煤制油产能的释放,销售渠道已成为迫切需要突破的瓶颈。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