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中国矿业大亨的海外投资哲学  

2015-10-16 08:36:54|  分类: 营运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10-02中国走出去 海外矿投网

 

在铁矿石大起大落的时候,在拉美、非洲、澳洲以及东南亚都有斩获的卞洪登,在海外矿产行业早已声名远播,他的投资哲学也成为众多企业家学习研究的对象。

“投资也讲究‘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卞洪登生于1958年大跃进时代,他说,“我们是唱着国际歌长大的一代人,五八年的大跃进,国家号召我们钢铁产量要超英赶美,当时都让人笑话,但现在都成了现实,我们的钢产量达到5亿吨以上。”

卞洪登1992年至1994年之间从事房地产行业,当时房地产业不景气,但是他还是挣了一些钱,在很多开发商还在里面耗着的时候,他“胜利大逃亡”。1996年他投资开采江苏六合的雨花石矿,雨花石沙子用来修筑南京长江大桥,雨花石的鹅卵石运到浦东铺大街。从这以后他与矿业投资结下不解之缘。

2000年,卞洪登应约到蒙古考察,决定投资兴建农场,发展种植业。然而由于气候和人力物力问题,这个计划搁浅了。

卞洪登却从这次失败的投资经历中发现了新的商机,那就是蒙古的矿山很多,但大多数未被开采。于是,经过再三考虑,卞洪登决定投资矿山开采。2003年,蒙古国亚太资源开发公司正式成立,5年多来,公司经过兼并、产权重组等方式已掌握了该国的36座矿山,涉及煤矿、金矿、铁矿、镍矿、宝石矿等。据卞洪登估算,这些矿山资源已价值上千亿。

近年来,中国人开始走出国门,赴海外投资、经商、打工,但屡屡遭败绩,尤其是矿产领域,似乎只是国有企业的天下,鲜有民营企业的身影。

卞洪登笑言,“别的国家有些产业不容易进去,为什么不容易进去,总是有原因的。”卞洪登在这个方面有两个经验,一是下手早,二是总能从不被人注意的地方发现机会。他说,当时蒙古国的开矿权价格低廉,而且拥有了开采权后,就等于拥有这块土地的所有权,政府不能收回去。但是大家普遍认为蒙古太穷,当地人说话不算数、好酒、偷懒等等,顾虑很多。“但是我觉得那是一个优势,他们有缺点,那么如果我没有这些缺点,我在他们中就成了一个有优势的人。”

当时蒙古国刚刚改革开放,从苏联模式走出来之后,矿山开始私有化,这些矿山的所有者都是当时喜欢喝酒的牧民,喝到没钱了就开始卖石广。卖矿的钱也被用完了,他们又转头问卞洪登要钱花,卞洪登也不生气,继续出钱供这些牧民喝酒。

“只要尊重蒙古人,结交社会各阶层朋友,就会觉得安全;反之,不尊重当地风俗习惯,社会关系不牢固,树敌过多,就不安全。”卞洪登说。

他也投资了拉美、非洲,甚至买了印第安人的矿。大家印象中土著不好相处,语言不通,而且风俗文化也异乎寻常,环境很危险,但是这在卞洪登眼里都不是问题,他跟当地人相处得很好,秘诀在于他的“尊重”和“诚意”。

卞洪登说,个别大型企业不重视这方面的建设,不懂得和当地人建立人际关系,对方感觉不到被尊重,所以才会出现各种问题。“我在这方面经验多一些,中国人把爱抛洒给他人,别人也会对我们关爱,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说的‘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让投资国觉得你是有功的人”

卞洪登投资蒙古挣了钱,当地的人难免犯红眼病,就有人背后使坏。以前蒙古国法律规定,凡是1:50000的地形图纸,就属于军事机密1级别的图纸,禁止带出国境。但是矿石开采必须需要1:10000甚至1:2000的地图。一次过海关时卞洪登携带的矿山分布图纸要被没收,海关还怀疑他是中国的军事间谍。卞洪登据理力争,指出他携带的图纸只有土地矿产带,只为矿产开采服务,并没有军事地图上非常详细的区域标志,不涉及军事机密,最后终于被放过关。他心里暗自好笑,蒙古的法律还停留在苏联时期,而现在卫星发达到把蚂蚁都看得很清楚,更何况1:2000的图纸呢?经过他的争取,蒙古国修改了这项法律,特别规定矿山图纸不在军事地形图的范畴。

类似的麻烦不少。但是卞洪登有自己的办法,这个办法总结为一句话就是,“首先让人感觉你是在投资的同时也让他们国家受益的有功的人。”

矿并非分布在繁华都市,而是在穷乡僻壤、人迹罕至之处,现代交通工具无法进入这些区域,运输不出来的矿石就是一堆烂石头,没有丝毫的经济价值,所以开矿山第一件事情就是修路。卞洪登给当地人修路,不仅给当地人民发展经济的机会,而且还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所以得到普遍的支持。除了修路,卞洪登还要缴纳数额庞大的土地使用费、环保费等各种费用。之前蒙古国矿业部门每年在土地使用费上获利只有不到10亿蒙图,但是卞洪登在当地开矿的8年来,政府这项收益达到了180-200亿蒙图。不仅如此,由于对开采区域地貌的保护,当地的环境保护也大大得到加强。

为了消除当地人对外国投资者的疑虑,卞洪登在蒙古的公司除了他自己是中国人外,全部高层管理及员工都是蒙古本地人,这一举措大受当地人欢迎。

不仅如此,他还参与投资了蒙古的北水南调工程,帮助缺水的蒙古国引入贝尔加湖的淡水。另外还计划从蒙古国的色楞格河和库苏尔河引水,以解决日趋严重的土地沙漠化问题。随着矿产资源的开发,蒙古国经济得到改善,当地人的生活水平也大幅度提高。

在非洲、拉美国家的投资中,卞洪登第一件事情也是修路,改善当地交通条件,这个举措也同样得到热烈欢迎。

“决策快是化解问题的最好办法”

投资他国的矿山开采,常常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战争、政府更迭、罢工以及法律修改等等,充满了各种不可预测的风险。

卞洪登说,投资海外遇到的首要问题就是所在国的政府领导人更换。决策慢的话,等你谈得差不多了,新的一批人上台,就可能会出现推倒重来的局面。卞洪登的秘诀只有一个字:快。

他把自己跟中国的国有企业做了比较。他说,“国有企业的常见现象是,技术人员看了要首长去看,大股东看完二股东看,最后下面的小兵们也要跟着去看,看完后还要反复商量,人多嘴杂,等到决策完成的时候,领导人都换了好几茬。”卞洪登则不同,他马上就能决定是否干。“所以当他们花了三年时间终于决定下来的时候,我一个矿都快干完了。”卞洪登笑着说。

卞洪登非常注意同当地政府建立良好的关系,这样面对其他竞争对手的时候,可以争取到更多有利于自己的机会,比如人际关系、谈判价码和未来的开采环境。在蒙古国,正干得顺风顺水的时候,有人控告他环保违章,要吊销他的开采权,并借机引入其他竞争对手。卞洪登和当地政府的良好关系,使这一危机迅速化解于无形。

罢工是另外一个经常会遇到的问题。卞洪登认为罢工问题必须迅速化解,否则会酿成大问题。他认为罢工实质上就是利益上分配上没有做好,利益均衡了问题自然消失。他笑着说,“我们处理这些问题,最重视动作快,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谁要是有意见,卞洪登的办法很“特别”,他请这些有意见的人来他的家乡一一中国考察访问。“如果谁对我有意见,当他们来到了中国,看到中国的强大和优秀的文明,会觉得相当不可思议。我把他们当作朋友,请他们来到我的老家,又吃又玩,他们觉得中国人有良心,可以结交,可以给予重任。”

还有战争也是需要提前预期的问题。卞洪登在莫桑比克的煤石广、马里的金石广、安哥拉的钻石,就会遇到政府更迭或者武力冲突的问题,但是“战争不是天天都会发生的,和所在国政治关系好的话,及早知道消息,寻找使领馆帮助,就可以规避风险。”卞洪登很乐观,他说自己在世界范围的71个矿山,每天都会遇到大大小小的各种问题,在问题影响扩大之前,都是靠“快”及早处理。

卞洪登的过人之处,就是擅长“钝化”矛盾,兵来将挡,矛来盾挡,所以能在不同的国度生存和发展。他十分坦率地说,“商人的本性都是逐利的,只要有利润,都会去做。你不能说十倍百倍的利润才去做,利润少就不去做。横向比较去看,服装企业、家电业、电子业利润都很薄,投资海外矿业虽然有很多现实的困难,但是相比之下,却有几倍或者几十倍的利润,为什么不去做呢?”

“海外寻矿关乎国家利益”

卞洪登说,“你能说世界的经济危机与你无关?东莞的玩具厂倒闭了,几千人失业,生产资料价格下跌,连废品都便宜了,这说明还是有关系的嘛。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互相联系的。一定要突破思想的禁区,用全球化的思维。”

“过去我们唱地方小曲,说地方方言;后来来到北京,我们都说了普通话,听听京戏;现在我们改唱国际歌了。”卞洪登强调,中国企业要想壮大,一定要“心无界,路无限”。

早在2001年,中央政府就提出了矿业“走出去”战略,但国有企业的启动较为缓慢,事隔几年之后,投资成本已被市场抬高,“他们(指国有企业)不缺开发的资金,现在也可以用高价买,但这都是国家的钱啊!”

如今中国制造业的高速增长,能源矿产的需求出现了紧缺局面,铁矿石作为工业原料格外需要。随着中国需求的强烈,现在全世界铁矿石价格几乎以中国铁矿的需要量为晴雨表。卞洪登说,“老外都琢磨透了中国经济惯性发展的规律,于是疯狂提价。我看到外国人总拿中国矿产资源做文章,看不下去,我就要跟人家争资源。”

卞洪登认为,与普通行业不同,海外寻矿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是一桩生意,也关乎国家的利益,而像他这样的民营企业投资海外矿山非常不容易。卞洪登说,“我就是为了国家的储备,这样未来的企业不会断粮。人断粮就死亡,企业断了矿石就要倒闭。不用扬鞭自奋蹄,我是用自己的钱干国家需要的事。”他强烈呼吁,为国家寻找矿藏理应得到政府更多的支持。

民营企业的海外生存条件很差,无论买矿山还是买农场,都会遇到印度、越南、韩国商人的激烈竞争。印度人由于曾经的被殖民史,英语水平远远好过中国民营企业主,而且更容易理解和融入西方国家的生活和思维方式。卞洪登说,他在莫桑比克购买一个农场,就遭遇到印度人的竞争,侥幸成功;在澳洲马里亚岛购买一个铅锌矿时,又遭遇印度人的狙击,被迫放弃。除了历史原因造成的语言文化优势,印度、韩国的私企在海外投资矿业都会得到本国政府的各种支持。而一直以来,中国的民营企业单打独斗,在国外遭遇了贷款难、信息服务环境差等情况,加之海外政治、法律环境的陌生,卞洪登呼吁使馆对于涌入的挖矿企业,提供主动和细致的服务工作。

以蒙古开发为例,那里富含稀土等战略性矿山。他一度寄希望直接与政府或国有企业合作,迅速以充裕资金占领市场,但国有企业相对决策较慢,公文层层审批,沟通成本太大。

“动作一定要快,我们现在要全球出击。如果我们再慢的话,矿源就会被老外抢走!”卞洪登说。

来源:中国走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