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全球矿业进入深度调整期  

2015-10-28 17:26:24|  分类: 矿业走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10-27 | 作者: 李 平 | 来源: 中国矿业报

面对当前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和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形势,在2015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尽管来自国内外的许多专家学者和业内人士对未来的前景十分看好,试图以此来提振全球矿业的信心,打消悲观情绪,但也有不少人对此看法表现得相当谨慎。

  对当前矿业形势的判断,在矿业大会分论坛上,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兼矿产资源部总经理王炯辉说,“在2012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我作了一篇题为《明天的矿业》的发言,从全球经济形势、勘探开发现状、矿产品供需、市场价格走势、刚性成本变化和资本市场情况等进行分析和预判。当时我们提出全球矿业已进入周期调整的下行通道,步入‘初冬’季节,只是不知道这个冬天是‘暖冬’还是‘寒冬’。”王炯辉声称,“目前来看,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寒冷’的冬天。”

  在王炯辉看来,全球矿业在经历了“黄金十年”的繁荣和连续3年的下行之后,正在进入深度调整期。

  供给过剩致矿价疯狂跳水

  矿业与宏观经济运行密切相关。由于中国以及其他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乏力、美联储加息预期加强及近期资本市场震荡等因素影响,当前,主要矿业企业、投资机构都对矿业前景表示担忧,对未来3~5年的市场做出了较为悲观的判断,认为矿产品需求将进一步下降、矿产品价格会继续下行,产能进一步挤出。在此背景下,金属矿产行业仍将深度调整,甚至有机构认为是再一次全球金融危机来袭。

  上述看法不无道理,在王炯辉看来,当前宏观环境复杂,的确存在许多不确定性。今年全球经济弱势复苏,美国、印度和欧盟的经济数据有所向好,但其他主要经济体均处于结构调整的艰难期,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形势不容乐观,俄罗斯和巴西陷入深度衰退,中国经济面临的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压力依然较大。

  王炯辉说,最近资本市场的大幅震荡,加重了大家对危机的担忧,尽管各国政府先后推出多项稳定措施,但市场信心始终不足。

  “由于宏观经济不景气,金属矿产品需求减少,整体供大于求,信心不足,金属矿产行业仍在震荡调整之中。”王炯辉认为,影响金属矿产品价格变动的因素主要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需求拉动作用减弱。

  中国是全球大宗商品的主要需求国,铁矿石、钢材及十种有色金属等消费量居全球第一,中国的需求拉动因素是2000年以来大宗商品“超级周期”中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2009年的4万亿投资也充分显现了中国对金属矿产品市场的支撑作用。然而,2014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正处于经济增长方式和产业结构的调整期,对大宗商品需求有所下降,对价格支撑力度减弱。

  “需求低迷,供给过剩使金属矿产品价格承压。”王炯辉称,矿产品价格下跌从本质上看是由于供大于求。

  ——铁矿石由于几大矿业巨头们在国外的低成本矿山持续扩产,而全球的需求增速下滑,产能过剩量大幅增加;

  ——铜在全球的产能持续释放,从去年11月需求缺口12.2万吨到今年上半年供应过剩15.1万吨,供不应求的情况逐步反转;

  ——铝在国内外的情况有所不同,国际上供需紧平衡,库存缓慢减少,上半年供给缺口38万吨,而国内产能严重过剩,现货充足,供过于求;

  ——铅锌结束了去年供不应求的状况,上半年全球精炼铅和锌产量分别为514万吨和700万吨,消耗量分别为512万吨和684万吨,目前处于供需基本平衡的状态;

  ——镍在航空航天等高端装备制造业的需求仍然旺盛,供过于求的情况较去年有所好转,但库存高企;

  ——新技术矿产方面,钨、锑、稀土等稀有金属下游需求继续低迷,持续供大于求。

  尽管如此,王炯辉认为,目前的价位已经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下方具有成本等因素的支撑,继续大幅下行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但也面临一些不确定性,如,大型矿企操作策略、突发事件等。

  “美元进入升值周期,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随之下跌。”王炯辉称,历史数据表明,美元指数走势和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基本上呈现负相关特征。2014年下半年至今,美元指数从80升至95,升值幅度约20%。

  王炯辉认为,矿产品金融属性加剧了价格波动。铁、铜等大宗商品作为一种金融资产,其价格还受投资需求、资金面等影响。随着美元逐渐走强,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投资者预期大宗商品价格将继续低位震荡,金融资本逐渐流出大宗商品期货市场,转向美国实体经济和证券市场,从而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

  行业“重生”机遇门缝稍开

  目前,众多机构在看“跌”矿业,判断矿业行业仍将下行,市场悲观情绪蔓延。但是,矿业是个周期性的行业,有低谷就有高峰。王炯辉认为,全球经济向好需要有支撑点,判断全球矿业下一个春天还有多远的关键因素是以中国为主的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和结构转型。

  王炯辉称,尽管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仍处于中高速发展期,仍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动力和引擎。目前,中国“三大战略”、一系列专项政策为推动矿业“回暖”注入了新动能,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和产业结构调整势头良好,多种迹象表明,中国近两年来的一系列投资和经济刺激政策已经产生作用,预计在明年上半年将逐渐显现。

  王炯辉坦言,中国仍将保持金属矿产品的旺盛需求。中国的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进程还处于发展中期,对金属原材料仍然存在刚性需求,铁矿石、钢材、十种有色金属等消费量仍位居全球第一,石油、天然气等能源需求旺盛。从经济增长看,GDP保持6%~7%的增速带来的需求量依然十分可观。

  “据测算,未来10~20年仍将是需求高峰。从下游需求看,在农村电网建设和城市电网改造拉动下,预计今后几年铜产品需求量仍将保持快速增长,而新型城镇化推进、区域一体化、重点项目建设仍将是钢材需求的重要支撑。”王炯辉说。

  他认为,中国“三大战略”、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结构调整等专项政策实施,不仅是中国公司的机会,也是全球矿业公司的机遇,将有效缩短矿业的调整周期。

  首先,中国正在经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新型城镇化进程,国家的三大发展战略——“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以及环渤海地区等“城市群”发展规划,将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同时,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等有极大的发展空间,将成为打造中国经济增长和转型升级的新引擎。

  “新型城镇化融合新能源、新技术、新材料等,将把金属矿产行业带上一个新的发展层次。”王炯辉说,其中,除铜、铁、铅、锌等大宗原材料,其他与人类生存密切相关的矿产,如铀矿、页岩气等清洁能源,钨、稀土、锂等新技术矿产,钾、磷等现代农业和水资源等将呈现繁荣趋势。

  其次,中国正加快深化改革步伐,激发市场对资源的配置作用,多项政策、措施陆续出台。“今年以来,国家围绕金属矿产行业上下游出台了‘中国制造2025’、‘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等一系列政策,自上而下的国企改革顶层设计与自下而上的改革需求相结合,为企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王炯辉认为,这必将催生一场新的产业革命,也对传统矿业产业结构调整提出了更高要求。

  再次,“一带一路”的核心是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王炯辉说,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和纵深推进,必将带来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拓展沿线各国的投资和经贸合作空间,加快国际产能合作,为矿业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一带一路”倡议将涵盖44亿人口,GDP规模逾20万亿美元,分别占世界的63%和29%。

  王炯辉认为,现在在经济运行区间新趋势、新亮点已开始逐渐呈现。未来几年,中国实施的三大战略将使中国的经济结构由投资拉动向内需驱动转变。这将孕育巨大的发展提升空间和催生新的成长模式,成为中国发展新动能。

  另外,印度等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达国家也将对矿产品需求增长发挥重要作用。在王炯辉看来,印度经济增速大幅提升,城镇化和工业化逐步推进。目前其有色金属消费量只是中国的十分之一左右,未来将出现大幅增长。中国印度及周边国家的快速发展将使亚太地区在全球经济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基于上面所阐述的原因和逐渐显现的迹象,王炯辉称,我们有信心相信,在中国经济的带动下,看“升”矿业的信心将逐步恢复,下跌趋势将得到扭转,企稳并逐渐走出谷底,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期。

  王炯辉认为,具体到产业环节上,部分领域对国内优秀企业提供了发展机遇。

  从资源端看,面对下行压力,国际几大矿业企业为了控制风险而纷纷处置矿业资产,其中不乏相对优质资产。对于意在全球化资源布局的企业来说,这是一种低成本获取优质资源和优化资源组合的机会。当然,矿业企业需要根据自身优势和发展战略,更加专注地进行资源的差异化选择和配置。近年来,中国五矿抓住机遇收购了邦巴斯铜矿等海外资产。

  从流通领域看,国内大宗商品流通行业面临信用体系缺失、物流整合度低、国际巨头垄断加剧等瓶颈。重塑自身能力,在行业转型上下功夫就可能实现新的突破。发展大宗商品电商,将有利于提高流通效率,获得巨大的增长空间。同时利用中国参与重构贸易新秩序的相关政策,积极拓展海外市场将有机会提高在全球流通行业的话语权。这其中,拥有较强整合实力、产业运作优势突出、信誉品牌较好的大型企业将迎来重要机遇。

  从材料应用端看,新材料、智能装备源汽车等产业将实现快速发展,高端金属材料的需求将不断扩大。而后端深加工产品附加值、盈利水平高,且价格刚性较强。中国资源丰富,但整个产业链的开发程度比较低,技术附加值、经济附加值偏低。这其中,对于拥有国内研发资源或较强整合实力企业也将迎来重要机遇。

  未来矿业将发生深刻变化

  “未来的竞争,不单是产品的竞争或是渠道的竞争,而是将资源有效整合成体系的竞争,甚至是超越竞争的竞合意识。”王炯辉称,目前,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创新技术日新月异,正在迅速改变着传统的商业生态和市场规则。

  他表示,我们身处这个变革时代,无论从技术还是观念上,都无法回避,只有用积极的信念去应对充满挑战的市场环境,借力“互联网+”等创新技术,构建扁平高效的组织机构、技术创新平台、金融服务平台和电商平台,推进管理、制造、财务和交易等成本优化,提质增效,强化竞争力。

  以五矿集团为例,中国五矿原来是一个以贸易为主的企业,最近十几年,通过战略转型的深入推进,实现了资源和贸易的双轮驱动发展。王炯辉介绍,近年来,中国五矿积极承担国家战略使命,强化海内外资源和市场布局,加快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初步建成了金属矿产上下游一体化和全球化产业链。截至目前,中国五矿总资产规模攀升至4000亿元,其中金属矿产领域投资占70%,海外投资占40%。

  不过,王炯辉坦言,中国五矿虽然近年来的发展速度很快,但现在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和必须要解决的问题。要解决这些困难和问题,不仅仅要靠自身努力,也要向同行优秀的企业学习,与之建立新型合作关系,共赢发展。

  王炯辉称,目前,中国五矿正围绕资产组合优化、成本空间改善、大宗商品贸易能力重塑、产业链创新驱动、企业内部深化改革等方面大胆创新。

  一是明确责任和使命,进一步聚焦金属矿产核心主业,强化海内外资源和市场差异化布局,做好“国家资源安全的保障者、优势资源产业链的创新者、大宗商品流通转型的驱动者”,打造国际一流金属矿业集团。

  二是回归经营本质,注重资源和资本,不断获取优质资源、优化资源配置,从矿业内涵中创新发展,实现自身资产价值最大化。五矿将继续践行央企社会责任,注重安全生产和环境保护;利用新思路、新技术、新管理流程持续改进现代生产运营模式,优化矿山成本,做到成本可控制、可设计。

  三是控风险,练内功,创新驱动,加大人力资本投入。匹配建设世界一流金属矿产企业集团的战略愿景,不断深化改革;依托自身研发资源,加强外部合作,集中优秀的科技人才,加大采选冶技术攻关和新材料研发工作,深挖产业链价值,为金属矿产行业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王炯辉表示,虽然还无法准确预知这轮矿业的调整还会持续多久,但是我们确信,未来矿业在“消费模式、产品交易、物流方式、成本控制、合作模式、未来资源”等方面都将发生深刻的变化,呈现新的矿业格局。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