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李裕伟:全球经济危机下的矿业形势  

2016-03-08 10:06:18|  分类: 矿业走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矿业界 2016-03-07 17:22

李裕伟:全球经济危机下的矿业形势 - 王思德 - 境外资源文摘
 
李裕伟先生
● 他不是科学院院士,也不是工程院院士,却是公认的矿产资源经济研究领域泰斗!
● 他年近八旬,出生于书香门第,却只有本科学历!
● 他曾贵为国土资源部高官,却亲自收集国内外数据,洞察世界经济!
● 他年岁已高,却总是带来最新数据、最新信息和最深邃的思想!
● 他的观点一定是你没有听到过的,但却一定是你最信服的!

一、全球经济形势决定了全球矿业形势

矿业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产业,人类的经济社会发展史,就是一部矿业由无到有,由少到多,由落后到先进的历史。矿业甚至成为人类社会的时代性标志: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由煤炭和石油推动的工业化时代,以及由高新技术矿物原料使用为标志的新技术革命(信息化)时代等。

从几千年历史的长河看,经济发展与矿业发展紧密相连;从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的短暂的时期看,两者也是紧密相连的。用一句俗话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大家可能注意到,专家在谈到当前的经济危机的表象时,频繁出现“大宗商品价格走低”一语。所谓“大宗商品”,主要指的是矿产品,由此可见经济危机与矿业衰退的紧密关系。因此,我们每看矿业形势,一定要看清它背后的经济形势。

分析经济形势,要判定是大形势还是小形势,是整体形势、局部形势还是市场形势。全球形势是大形势;地区性形势是局部形势,或称中形势;短暂的(从数月到一两年)矿产品供需失衡与价格波动多受临时性经济、政治和投机性因素影响,属小形势。

1929年的世界经济危机是个大形势,但那次危机受影响的主要是工业化国家。这次经济危机使美英法德日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倒退了30年,但对广大穷国并无多大影响,因为它们贫穷得没有任何现代资本、资产和产品来感觉这种影响。全球性经济危机必然对全球矿业带来冲击。由于制造业的萎缩,美国的钢铁业产值下降了80%;民众开始退回到烧麦秸时代,因为他们买不起煤炭;美国还出现用牲畜拉动的汽车的怪事。一百年后的今天,全球工业化的规模远超1929年,经济危机对矿业的冲击程度也必必定远超当年。

地区性经济危机时有发生。日本、俄罗斯、东南亚、拉美都发生过国家性或地区性的经济危机,我国90年代初也出现过连续低增长的年份。这种地区性的经济危机对地区性的矿业形成冲击,未见得对区外国家造成冲击。

小形势产生的偏差通过市场机制可自行恢复;中形势产生的偏差须通过地域性或集团性合作联手恢复;大形势产生的偏差须全球主要经济体通过体制性、政策性、结构性、利益性调整,做出长期努力来恢复。

不幸的是,目前全球的经济状况,已越来越像一个全球性经济危机的大形势,被其卷入的国家之多也远超1929年,我国也显然被实实在在地卷进去了。这场经济危机,有可能达到历史空前规模。更麻烦的是,目前还看不到解决这一危机的有效理论和有效方法。

这就是讨论我国当前矿业形势的世界经济形势背景。

我国目前采用的是谨慎乐观的语句,强调在世界上仍然是发展最快的国家,对危机中的世界有相当的贡献,这个判断是真实的,也为世界公认和期盼;但还有另一个事实,就今天的中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与全球经济体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种交互关系对一个国家产生何种影响,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因此,在考虑内部因素的有利面时,应把外部因素的不利面也考虑进来。

中国有句俗话,叫“既来之,则安之”,看到危机总比盲目相信复苏要好。人类总会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来解决这场危机。矿业是受冲击最大的产业之一,在解决危机之前,矿业界所能做的是去泡沫,存实力,优结构,度难关,待未来。对此,国家已有清醒地认识和及时果断的措施;在当前情势下,矿业想有更大的发展和作为恐怕困难。

二、本轮全球性经济危机的形成与发展

就在不到两年前,人们还认为始于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已经接近尾声,走出低谷,对形势的评判多用“复苏”一词,并谨慎乐观地预测美国、欧洲、新兴经济体的复苏进程。

只是到了2014年中,油价跌破100美元,迅即在半年内跌破50美元,加之全球股市动荡,经济学家、政治人物们才开始惊慌起来,原来的判断可能不对了。于是“复苏”语境绝迹,“危机”语境重返,从世界银行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从联合国到诺贝尔奖得主,都在谈困难,谈深陷,谈长期,对这场危机开始了一轮新的深层次的探讨。

现在看看这场危机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危机起步 它始于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据认为索罗斯是罪魁祸首,他看准了东南亚的经济泡沫与货币不稳,开展了一场预谋的金融大战。这场战争除东南亚外,还波及到韩国、日本和我国香港、台湾。

我国出手保卫港元,对其他一些东南亚国家,也给予了支持。危机期间,矿价、油价、金价暴跌,铁矿石约30美元/吨,石油20美元/桶(最低达8美元/桶),金价200多美元/盎司。当时中国经济增长达两位数,被称为亚洲“一枝独秀”,对矿产品需求不减,被矿产品出口国、产油国视为“上帝”,感激之词不绝于耳。

危机发展 亚洲金融危机是一个地区性局部事件,大致相当一个中等偏小的危机形势,对中国未产生实质性影响,对发达国家除日本外也基本没有影响。美国在此期间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整个90年代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4%,并将巨大的财政赤字转变为财政盈余。世界其他地区的发展处于正常状态。三五年后,亚洲经济恢复了常态,亚洲经融危机很快被人们遗忘了。

但危机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已经结束,美国的经济泡沫开始发酵。美国在90年代虽然快速发展,但卷进了大量泡沫,先有知识经济泡沫,后有房地产市场泡沫。知识经济泡沫虽未导致大规模危机,但房地产市场泡沫以次贷危机的形式突然爆发了,启动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并迅速蔓延到其他国家,形成了一场真正的世界性金融危机。

世界金融危机横扫世界,在亚洲金融危机面前屹立不动的中国未能躲过这场变动。中国以惯有的计划行政思维投入4万亿,获得世界一片赞扬,宏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使矿产品需求逆向猛增,刺激了矿产品价格上涨。

在这些表象后面,中国经济增长率由两位数转变为一位数,并在后几年迅速直线下滑,直到出现“新常态”,为经济发展模式做出新的解释为止。最终的结果大家都已知晓,“新常态”适时提出,宣告了中国资本资源扩张发展模式的终结。但我国的计划体制思维仍在强大的惯性作用下发力,巨大的煤炭建设项目、海外大手笔的矿山油田并购依然如火如荼地进行,为新一轮更大的危机到来,增添了沉重的包袱。

危机深化两三年后,世界金融危机似已逐渐消退,中国仍保持7-9%左右的增长速度,美国经济告别了4%得时代,在2-3%的区间前行,印度增长赶超中国,达到9%。2010年后,美国、欧洲不断发出复苏信号;中国正处于资本资源扩张发展的巅峰期,4万亿带来了表象繁荣同时带来了对矿产品的强劲需求,石油与原材料价格出现的脱轨式飙升,资源输出国迎来了他们的狂欢节,引起国人出现“买什么涨什么”的愤怒;海湾国家、澳大利亚、巴西、印度等日进斗金,超额利润滚滚而来。

这些情况似乎意味着这轮世界经济危机已经消退了。然而,实际情况是,复苏的迹象没有出现,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2008年金融危机后,2010-2015年的世界经济增长率为:5.431,4.225,3.426,3.308,3.428,3.123,是一个一路下滑的态势。

从全球十个主要经济体来看,目前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都处于困境

  • 美国表现稍好,但巨大的财政赤字、股市动荡、增长缓慢,战争拖累,日子并不好过;

  • 欧盟问题多多,难民潮、英国脱欧、希腊冰岛国家主权债务危机;

  • 乌克兰危机;

  • 日本经济长期低迷,找不到出路;

  • 东盟在经济上多年无起色,是一个长期软弱的经济体;

  • 中南美金融、货币失稳,被美国剪羊毛;

  • 海湾国家在低油价下艰难度日,加上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被打烂,经济处于历史最低谷;

  • 俄罗斯在低油价下经济濒临崩溃;

  • 非洲地大物博,但经济总量低,内战内乱依旧。

  • 唯一较好的是南亚次大陆的印度,2005年经济增长率在9%以上,表现不凡,但印度经济总量低,约2万亿美元,仅中国的1/5,对世界经济影响有限。

美国老大已经很疲惫了,世界仍然对中国充满期望。应该说中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体,但深层次的问题能否解决,是中国能否度过本次危机的关键。

“新常态”的提出,指明了方向,但要挤出在“老常态”下形成的泡沫并非易事,这些泡沫表现为产能泡沫、库存泡沫和低效基础设施泡沫。这三大泡沫如果发起威来,足以形成一个巨大的国家级金融危机,使矿业面临灭顶之灾。特别是房地产泡沫,其危险性紧迫性已不言自明。如果这些泡沫爆发,危机的严重性就远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因此,房地产泡沫不仅是房地产行业的事,也是矿业的事,它要是发作了,矿业也会遭重创。

国家采取体制性结构性的坚定措施,消除三大泡沫,度过难关,重振经济,重振矿业,则矿业有幸,矿人有幸。

三、受本次经济危机影响,全球矿业步入寒冬

这里主要说2014年经济危机深化前后全球矿业的下行趋势。

从上市矿业公司股价变化情况来看,全球主要矿业公司的股价近5年均出现了大幅度下降。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巴厘克等国外4大矿业公司市值2015年平均下降了53%,2010-2015年平均下降了76.3%。中铝、五矿、紫金、西部矿业等国内4大矿业公司市值2015年平均下降了47%,2010-2015年平均下降了51%。中国的矿业股市市值下滑情况稍好于国外,其中五矿与紫金表现更好一些。

整体来看,全球矿业步入寒冬。加拿大、澳大利亚、南非、巴西、中国、中东国家、俄罗斯等矿业国家矿业公司大量关停倒闭,大量矿业工人失业,经济受到严重影响。本次矿业危机涉及国家之多、波及面之大、危害程度之大,都是历史上不曾有过的。

主要矿业公司股价下降率

矿业公司股价1年下降率股价5年下降率
必和必拓60%70%
力拓50%65%
淡水河谷60%85%
巴厘克42%85%
中铝53%70%
五矿38%17%
紫金45%57%
西部矿业52%52%

李裕伟先生亲自收集整理资料

国土部八旬老人谈《全球经济危机下的矿业形势》

近一年必和必拓股价变化

李裕伟先生亲自收集整理资料

国土部八旬老人谈《全球经济危机下的矿业形势》

5年必和必拓股价变化

李裕伟先生亲自收集整理资料

国土部八旬老人谈《全球经济危机下的矿业形势》

1年中铝股价变化

李裕伟先生亲自收集整理资料

国土部八旬老人谈《全球经济危机下的矿业形势》

5年中铝股价变化

李裕伟先生亲自收集整理资料

四、中国矿业面临比国外矿业更大的困境,“去产能”与“保产能”应同时并举

我国矿业即使在矿业繁荣期,其发展也受到比国外更大的制约;在矿业萧条期,这些制约使矿山企业雪上添霜,使之遭受更大的冲击。

第一是资源的市场配置远未到位,特别是矿业权的配置,行政掌控权利过大,民营矿业取得矿业权成本高。国外在勘查阶段只交土地(矿地)使用费,无须交任何矿产资源性费用,因为在这个阶段还不知道有没有矿产资源,即使有了一些初步的资源量,也是具高风险的,有无规模,能否利用都没有定论;而我国许多地方政府却在勘查阶段以“矿产资源有偿使用”的名义普遍的、大量收取费用,大大增加了企业的成本,降低了企业的市场竞争力。这种违背市场配置规律,由“土地财政”演化而来的“矿产财政”已成气候,极难扭转。

“矿产财政”给民营矿业在经济危机下造成多大损害,目前难以统计;但确有民营企业过去几千万买的矿业权,现在几百万都卖不出去,这算损失小的;那些花几亿、几十亿买的矿业权,今天面临的困境更是欲哭无泪了。

第二是国外低成本油品和矿产品对我国油企矿企的价格阻击。据报道,澳大利亚、巴西、印度的铁矿石生产成本也就15-30美元/吨,而我国则在100美元左右;国外石油生产成本10-40美元/桶,而我国在40美元以下就无油可采了。资源先天不足,使我国矿企油企在危机到来时首先躺下。

第三是我国部分矿山设备、技术和管理落后,成本控制水平低,赚钱时兴高采烈,亏本时无计可施。

第四是税费扶持政策冷漠,对目前这种煤炭、石油、钢铁、有色矿山全行业的亏损尚无任何救援信号。国家在去产能方面已有很强的政策措施,但在对继续生产的产能的保护方面,即税费政策方面,未见有何举动。要知道,富裕的产能是泡沫,是可恨的;但保留的产能是矿业的根基,是宝贵的。在经济危机的暴风骤雨下,既要“去产能”,又要“保产能”,才能使矿业在度过当前难关的同时,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五、学习“论持久战”,做好长期打算,迎接下一个矿业繁荣期

造成世界经济系统惨重破坏的1929年危机5年就过去了,但这次全球性经济危机已经持续近8年,形势仍在持续恶化,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严重关注。未来几年,世界公认表现最好的中国经济是否复苏还有待观察。这就是说,全球经济在等待一个、两个或多个“火车头”,但目前的几个火车头都拉力不足。

因此,本次全球性经济危机仍有可能持续较长一段时间。在此情况下,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不断下调全球经济发展预期,众多机构对全球经济发展前景均持不乐观态度。

已经说过,当前矿业下行主要受2008年开始的全球经济危机周期的继续,这个周期已走了8年,看来在短期内不会完结。这就表明,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世界经济危机。对此矿业界要有足够的耐心,建议读读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也许会给予我们一些勇气、智慧和方法。当时抗战的形势要严峻的多,国民党阵营内很多高官对前途失去信心,蒋介石对这篇文章很赞赏,因为一个“持久战”,准确概括了中国抗战的性质,指出了正确的方向与策略,对蒋而言很有针对性。

我国矿业改革滞后,市场化和现代化都是我们的短板。在矿业繁荣期只顾赚钱了,对机制、体制、管理、技术无暇顾及。过去即使提这些方面的建议也无人听,而正是因为这些短板中国矿企在这场经济危机中要付出比国外矿业公司更沉重的代价。认清这点,正好可利用这段时间整顿提高,把我国矿业的短板补一补,提高的不仅是在矿业繁荣期的市场竞争能力,也是经济危机下矿业的抗风险能力。

回顾世界金济发展规律,没有永远的繁荣,也没有永远的衰退。矿业也是如此,不可能有永远的衰退。要承认现在矿业步入了一个低潮。这个低潮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来消化繁荣期的泡沫,才能进入另一个繁荣期。

因此,不是一两年,甚至可能不是三五年能度得过去的。但新的繁荣期肯定会到来,特别是中国,宏伟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并未完结,即使在去掉泡沫后,对矿产品的需求仍然是上升的,会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上,但上升速度将会放缓这是我国矿业繁荣的基础。

李裕伟先生简历:

李裕伟,男,湖南人,大学本科学历,1939年生。

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地矿咨询部副主任、特邀咨询委员、研究员。原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副主任。

现兼职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理事、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常务理事。

曾任曾任原地质矿产部副总工程师、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地质学会常务理事、联合国自然资源委员会委员、国际海底管理局法律与技术委员会委员。

主要从事工作领域有:矿产资源管理、矿产资源战略与政策研究、矿产经济研究。曾参与组织我国第一轮、第二轮矿产资源保证程度论证、我国矿产形势战略与对策研究等。研究成果与论文涉及矿产资源国家战略、利用国外资源、矿业市场、矿产资源资产评估、矿产资源可供性研究、矿业可持续发展、矿业城市等方面。此外,在地矿产工作信息化和矿产资源勘查评价现代化方面也有长期的研究。长期从事矿产资源管理与矿产经济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