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自由港公司之谜  

2017-02-27 09:54:31|  分类: 典型企业与机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02-22 老杜在印尼

 

如今“自由港”的名字在印尼几乎家喻户晓,大家知道的不外乎它是美国的一家铜金公司,“掠夺”了不少印尼资源。这几天又在和政府闹别扭,为工作合同(COW)转轨变型和建厂出口配额一事打得不亦乐乎,还威胁停工以表示态度,和中央政府怼着干。

到底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为什么这样刀枪不入,牛逼哄哄?我们不妨深入研究一下,这对我们中国在印尼的巨量投资不无裨益。

现任印尼国会议长斯迪雅·诺凡托(Setya Novanto)曾因涉嫌冒用印尼总统佐科的名义向美国矿业公司索贿,被揭发之后面对巨大舆论压力而于2015年12月16日引咎辞职。当然,现在是胡汉山又回来了,继续担任议长。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2015年11月16日,印尼能源及矿业部长苏迪曼向印尼国会荣誉委员会提交一盘录音带,其内容是印尼国会议长斯迪雅·诺凡托(Setya Novanto)与一名商人会见美国矿业巨头自由港公司(Freeport-McMoRanInc)印尼分公司总经理马洛夫·三苏汀(Maroef Sjamsoeddin)于2015年6月8日三人会面的谈话细节。斯迪雅·诺凡托涉嫌向自由港公司提出有办法协助自由港公司在印尼巴布亚省原本于2021年到期的采矿权延长到2041年并且声称总统佐科要求印尼自由港公司价值高达十八亿美元的股权。马洛夫承认进行录音并且转交给苏迪曼。这起索贿丑闻引起轩然大波,总统佐科表示愤怒,也在一个多月时间成为印尼媒体和舆论焦点。而马洛夫于2015年1月7日年加入印尼自由港公司之前是印尼空军少将并且担任过印尼国家情报局副局长,同时又是实力派军人印尼前国防部长夏弗里·三苏汀的胞弟,事发不久后辞职。

这起事件的关键不是个别政治人物的腐败案件,而是自由港公司对印尼的采矿权,而该公司在印尼的业务也牵扯到美国在印尼超过半个世界的政治和经济利益。

位于印尼巴布亚省Grasberg金矿是地球上最大的金矿,金含量价值估计为四百亿到八百亿美元,几近神话的事实,是名副其实的“金山”。除黄金外,该矿区也是世界第三大铜矿和银矿。但自由港公司发现这座金山的过程并不顺利。

1936年,荷兰地质专家前往当时还是属于荷属东印度公司殖民的荷属新几内亚(今天属于印尼巴布亚省)的Erstberg地区并且撰写一份勘探报告,因为该矿位于海拔四千一百米处并地形复杂和难以到达,形容该发现为“在月球上的金山”,而后美国“自由港”(Freeport Sulphur)公司一位专家于1959年阅读了该报告并且于1960年前往当地勘探后发现当地巨量的矿石。该公司于1960年开始建设采矿设施。1963年,荷属新几内亚主权转交给印尼并且成为印尼最重要的外国投资项目。但是时任印尼总统苏加诺奉行左倾的民族主义理念,很排斥西方公司掠夺资源的商业模式,美国自由港公司在印尼展开的业务无法完全开展。

1965年经过“9.30事件”之后,苏加诺的执政地位被削弱,代表印尼右翼陆军的苏哈托中将开始执政。印尼的政局变化为自由港公司大举进入印尼提供契机。

时任自由港公司董事长、美国共和党籍政治人物John Hay"Jock" Whitney同美国国防部关系良好并且支持当时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竞选。他同时也与尼尔森·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前身“战略服务办公室”(Officeof Strategic Services)共事过。自由港公司董事会其他成员还有Robert Lovett,曾经在四任美国总统(罗斯福、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参与过政府部门,主要担任外交、军事和情报等部门。其他董事会成员还有海军上将Arleigh Burke,是反共斗士并且参与过攻打古巴的“猪湾事件”。

当时,美国德州石油公司驻印尼两名高层建议自由港公司开始与印尼新政府展开谈判,认为时机已到。这两人是美国人Augustus Long,曾经在美国总统(Johnson)政府里担任对外情报顾问局并且从事秘密行动。另一人是印尼人Julius Tahija,同苏加诺和印尼军队保持良好关系并且能在苏加诺对西方资方进行国有化的时候保护美国公司Caltex和Texaco在印尼的资产免于被印尼政府没收。Tahija, Long, Hay Lovett全都同洛克菲勒家族保持密切关系,而洛克菲勒家族Jean Mauze Godfrey Rockefeller也同样是自由港公司董事会成员。

自由港公司的显赫背景以及所拥有的印尼-美国政商关系网让其能准确判断印尼在后苏加诺时代的政治走向并且让这家公司能更大胆的投入印尼的业务。

刚上台执政的苏哈托急于吸引外资并且有意向美国展示其“诚意”,愿意为外资制定宽松的法律法规条件。苏哈托政权于1967年同自由港公司签署合同,允许其成为苏哈托政府的第一项外国投资项目。因为印尼当时对巴布亚地区的主权还属于未定论,所以许多协议是在匆忙的情况之下完成。自由港公司获得了它所要求的,在面积为250000英亩(约1011平方公里)的矿区长达三十年的开采权、所有Ertsberg矿的资产获得当地印尼驻军的保护。该公司也不必向当地部落Amungme和Kamoro进行任何赔偿,更没有所谓的环保评估。该公司还在矿区所在地山坡底处建设了“Tembagapura”镇(译名为:铜镇)支援该公司的诸多后勤业务,为该公司提供住宿、港口、机场、基础设施等并为Ertsberg矿产提供水、电力、道路、医疗、交通(航空、陆地和盖上)、学校以及娱乐等。

1970年代,苏哈托政权开始稳固,外资也陆续前往印尼投资,苏哈托政权则要求自由港公司给予印尼政府该公司在印尼业务(PT Freeport Indonesia/ 印尼自由港公司)的8.9%股权。

大约1980年代中旬,Erstberg已经采集完毕,留下了深度达360米宽为2公里的坑。Erstberg总共产出大约三千二百万吨铜、金和银,每年为自由港公司创造三亿美元的收入。该公司也开始找寻新的矿产并于1988年,离原矿大约三公里发现了Grasberg矿,被发现是全世界迄今为止最大的金矿,当时估计藏金量为91.4吨,而后来这个估计的数量直一直往上变。更让自由港公司惊喜的是,该处的黄金几乎是在地表层上,比藏在地底下的采集成本还要低得多。Erstberg每天最多处理两万五千吨铜,而Grasberg每天处理七十万吨铜并往附近河道丢弃超过二十三万吨泥土。Grasberg海拔高到几乎成天被白云笼罩,而需要卫星去侦查和追踪该矿里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运作的大卡车。

1991年,印尼自由港公司让印尼政府在该公司的的股权增加,从8.9%上升到10%。时任印尼矿产与能源部长吉南加尔·卡尔塔萨斯米塔(GinandjarKartasasmita)告诉时任自由港公司董事长Jim Moffett,根据印尼政府新规定,自由港公司必须给予印尼公民20%的股权。自由港公司则开始寻找印尼当地的合作伙伴,而卡尔塔萨斯米塔推荐了其私人朋友巴克利(Aburizal Bakrie)作为印尼方的买家。巴克利后来成为印尼首富、担任过部长位置并领导过目前印尼最大反对党专业集团党。同年12月,巴克利为印尼自由港公司10%股权支付了二亿一千二百五十万美元(US$ 212.5 million),其中的一亿七百三十万美元是由自由港公司向银行提供担保。一年后,巴克利向自由港公司同样价钱卖出4.9%股权,可以说他免费获得了印尼自由港公司5.1%的股权。自由港公司为了遵守印尼政府规定,自行成立了另一家公司,确保公司20%的股权属于印尼公民。

从新签署新合同之后,Jim Moffett计划扩大兴建与新Grasberg矿产相关的产业,包括新港口、发电站、为大约两万名工人提供住宅和城镇、为驻军兴建军营以及能每天处理多达三十万吨铜的工业园区。他把这计划称之为“私有化”。卡尔塔萨斯米塔再次为Jim Moffett推荐其儿子阿古斯·卡尔塔萨斯米塔(AgusKartasasmita)和朋友拉蒂夫(Abdul Latief)成为自由港公司的合作伙伴。

1993年,苏加纳(Sudjana)代替卡尔塔萨斯米塔成为印尼矿产与能源部长并同十六名退役将领向自由港公司“纠缠”索要好处,包括向Jim Moffett施压,要求自由港公司同苏哈托总统第二个儿子班邦(BambangTrihatmodjo)合作。1995年,苏哈托得知巴克利于1991年所获得的暴利后震怒并下令清算巴克利还拥有的自由港公司股权。苏哈托也坚持让班邦(苏哈托儿子)或者哈山(Bob Hasan,苏哈托亲密朋友)获巴克利的自由港股权。自由港公司开始同苏哈托的儿子班邦谈判,但是班邦拒绝花钱购买,而要求自由港提供贷款担保,自由港公司只能却步。后来哈山同意以六千一百万美元购买当时价值大约三亿五千万美元的股权,自由港公司也同意为哈山的公司提供二亿五千四百万美元银行担保。担任自由港公司的国际政治顾问基辛格警告过,该公司应当与苏哈托家族保持距离,原因是苏哈托政权可能面临来自国内的压力而告终。后来证实,基辛格是有先见之明的。

1998年5月21日,执政三十多年的苏哈托后面临长达一年的国内外压力后宣布辞职,据说最直接的推动原因是前一天(1998年5月20日)所发生的事。当天,一名苏哈托多年重用的政府成员于天晚上八点向苏哈托提交一封信,信的内容描写该名部长联合另外十三名政府成员向苏哈托提出辞呈,集体请辞。苏哈托政权瞬间垮台,因为在民众反对苏哈托情绪高涨时,几乎没有人愿意再担任苏哈托的政府官员。根据当时在场的人员,苏哈托当时表现少有的焦虑、沮丧和失望,促使他于隔天宣布下台。部分媒体和研究东南亚研究学者获知,美国当局已经向这十四人保证,将为其提供保护,免于面对可能来自苏哈托的秋后算账。事实上这是另一种不流血政变。作为犒赏,美国方面也为这一名在关键时刻背叛苏哈托的关键人物提供自由港公司更多股权。美国(通过自由港公司)是推动苏哈托政权倒台的外部力量。当然,这些还不好考证,只是传说。

自由港公司在苏哈托于1998年下台之后持续在印尼发挥其无与伦比的政治影响力。

印尼实行民主改革之后,改革派领袖如前总统瓦希德开始整顿苏哈托时期的积病。其中,瓦希德认为印尼政府在与自由港公司所签署的合同当中处于非常不利的处境并曾经有意取消自由港公司与苏哈托政权所签署的合同。自由港公司则派出了世界顶级说客、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面对如此重量级的对手,瓦希德只能作罢。而后,瓦希德于2000年2月28日聘请基辛格成为外交顾问。2015年11月25日,曾经担任瓦希德政府发言人的Adhie M. Massardi对媒体透露,当年自由港公司曾经透过基辛格威胁瓦希德并积极向印尼国会议员进行游说,推动印尼国会罢免瓦希德。

2014年,该矿生产了大约三万三千公斤黄金及超过六亿磅铜,也连续多年使该公司成为印尼最大纳税机构。

自由港公司从早期成为苏哈托政权的最重要外资支持者,演变成参与推翻苏哈托的“黑手”、敲诈和恐吓改革派领袖以及到今天培植在印尼政府内的“朋友”等显示美国政府和企业的合作无间。美国政府愿意支持和培养当时还是中等规模的自由港公司(与‘国进民退’的政策不一样),而该公司则愿意结交美国政府高层并给予必要的资金支持,美国政府与自由港公司之间的紧密合作成功牵制和掌握印尼长达半个世纪的政局走向,维护美国在印尼的利益,而所用的资金来源却来自于印尼的天然资源,可谓“取自印尼,用于印尼”的永不赔钱和稳赚的买卖。这种美国政治、经济、情报与跨国企业方面的的合作将持续在印尼存在。

回到印尼国会议长斯迪雅·诺凡托被发现进行索贿一事。其背后的推动因素是自由港公司争取2019年之前获得印尼政府给予该公司延长开采权,该公司的开采权将于2021年到期并已经向印尼政府申请延长开采权二十年(至2041年)。印尼政府内外各方势力开始部署并试图从这件事上获利。目前佐科政府倾向于2021年之前才决定是否给予该公司这个权限。其玄机在于:2019年是佐科面临连任选举的年份!2014年上台执政的佐科任期为五年,2019年将面临选举考验。如果佐科于2019年选举之后(2021年之前)才决定是否给予该公司延长开采权,佐科并没有连任压力并大可拒绝自由港公司的要求。印尼选举办法只让总统最多两个任期。但是如果佐科必须在2019年之前表态,自由港公司则可以动用它在印尼的庞杂网络,牵制印尼2019年大选并影响佐科的胜选几率作为要挟佐科的筹码。该公司如何参与推翻苏哈托政权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佐科的连任与否将如何影响美国在东南亚的利益?如何影响东盟对中国的立场?更是如何影响中国在印尼的巨量投资等?

自由港公司在印尼的业务在政治操作、环境保护、人权以及贿赂等议题都具有巨大争议,但是这家公司却很少引起西方媒体的“注意”,也很少成为新闻头条。除了少数关注矿业动态的新闻机构,自由港公司引发的争议很少被公开讨论。中国公司想要了解外国公司或者美国公司如何在印尼站稳脚跟,自由港公司的案例很值得学习,是一个最极端也是最能显示美国政府与企业之间的紧密合作。

结合近期印尼发生的一系列内部和外部事件,很明显我们对印尼的了解仍然不足,还有许多需要提升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