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刘继顺:米西格的18条找矿宝典  

2017-03-28 14:35:42|  分类: 技术方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2017-03-25 刘继顺的新浪博客  作者:刘继顺

 

Siegfried(Sig) Muessig博士于2011年和2014年先后在《经济地质学家协会通讯》(SEG Newsletter)上,发表了《勘探成功的要素或如何提高成功率》(Some Elements of Exploration Success or How to Shave the Odds)和《矿床发现者》(The Ore Finders),提出了勘探成功的18条宝典。

Muessig博士,是一位罕见的传奇人物、著名经济地质学家、矿业公司操盘手、国际矿业咨询师。二战时,他当过B-29飞行员和机师。1951年入职美国地质调查所,发表了Republic金矿勘探报告及学术论文。1959年起,组织和管理了美国硼砂勘探部。1966年,他合作创建了盖蒂(Getty)石油公司和盖蒂勘探公司。他发现了智利巨型Escondida和Zaldivar铜矿床(股权50%,此发现有争议,目前公认第一发现人为J.D.Lowell)、澳大利亚Jabiluka铀矿(股权35%)、犹他Mercur金矿(股权100%)和亚利桑那Casa Grande铜矿(股权50%)。他还振兴了怀俄明Petrotomics铀矿(股权100%)生产,启动了纳米比亚Tidal Diamonds海砂钻石矿(股权33%)项目,发现了其他大量铀、铜、锌、铅矿床(股权100%)等。

他作为多个矿床的发现者,1978年的经济地质学家协会主席,在国际矿床学与勘探学界,享有崇高的声誉。

Meussig认为:矿产勘探成功的要素有金钱、卓越的技术、卓越的科学家、卓越而又有韧性的勘探组织。这些都是重要的要素,大大地提高了勘探的成功率。然而,许多资金雄厚而又能干的勘探组织,尽管做了许多正确的事,遵循了勘探原则并采用了最新的地质模型和勘探技术,可最终却一无所获。

那么,除了盲目地碰运气或者使用蛮力之外,什么才是勘探组织发现矿床的关键要素呢?

首先,勘探必须得在地质上和经济上精心构思、设计并执行,必须要资金充足、人员齐全、组织有效,并充分评估了勘探区的政治风险。勘探组织必须得有宽松和开放的沟通交流环境,独特而强有力的领导。

这些要素只涉及到勘探过程的前端,涉及到勘探组织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的方方面面,还涉及到有效性和效率。这些都是相当重要的,但并非是勘探成功的必然基础。

至于“渴望”“激情”“活力”“好奇心”“坚韧”等等,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优秀的品质,但仅有这些优秀的品质是不够的。我们都见到过渴望、激情和活力的失败。然而,最为重要的,当推勘探者个体的行为、态度及理解,正是因为勘探者个体要独自做出引领发现的决策,勘探组织只要营造出宽容和赞赏的氛围即可。勘探就像研究一样,它是一种引领走向发现孔的智力活动,是个体的,而非勘探组织的决策和行动。

勘探过程的尾端,即操作阶段,个体的行动和决策就将开始。勘探者个体的行动和决策,才是成功的关键要素。勘探过程,沿着一定的勘探轨道进行着,或走向发现,或走向失败,取决于平行的个体或者先后的个体所做出的行动与决策的累加。因此,一个或多个个体决定了勘探轨道的方向。一个基本前提是,大多数的决策不是由共识做出的。一个人需要合理的建议,而不是说,由成千上万的人来做出决策。群体决策倾向于把好点子平均化,直到平庸为止!

在此基础上,Meussig根据毕生的研究与实践及业界的共识,总结并提出了18条勘探宝典(EXPLORATION CANONS),以此作为矿床发现者的智力武装。

1、勘探不是科学。勘探目的与科学目的是根本不同的。科学寻求理解;而勘探追求发现,不论用何种手段,理解或不理解。经验模型比成因模型更有用,但许多地质学家往往忽视或不相信数据和观察,就是因为他们无法解释这些数据和观察,不能从科学上找到原因。因此,许多人要么放弃,要么过度地质化后然后放弃。经典的案例是,Wegener的大陆漂移假说当年被嘲笑,主要是无人能够理解大陆漂移所发生的原因,所以板块构造学,多年处于“未发现”状态。

2、跟着事实走,忘记理论。如果矿床成因与勘探经验所得到的事实或观察之间存在着矛盾的话,那么跟着事实走,忘记理论,忽略模型。如对于巨型Escondida铜矿地区,蚀变类型符合经典的斑岩铜矿蚀变矿化模型,在最佳的“远景区”施工了5个钻孔,结果全是白眼。而第二个勘查靶区,并不符合经典斑岩铜矿蚀变模型,但却钻探成功了,因为本区淋滤帽形态有利和地球化学异常吻合很好。此是Escondida铜矿区第一个见矿孔-发现孔。

3、确定性钻探验证。应尽可能用钻探来验证勘探靶区。如果验证是负面的,则放弃;如果钻探获得了新的思想或资料,则进一步工作。不要过度地科学论证。在降低风险方面,过多的研究与地物化论证所花费的,要比钻探昂贵得多。

4、井架区(即褐地、老区),成功率最高。成矿作用往往是由多重地质事件引起的,并在有利的地质环境中形成多个矿床。这并不是说不能有孤立的矿床出现,如象Bingham铜矿床,或Ivigtut的冰晶石矿,或Kramer硼砂矿床那样。然而,由于矿床往往成群产出,对已知矿区或附近勘探,勘探成功的几率会大大提高。这是因为区域上具有确定的成矿趋势,或矿体延伸趋势。一些勘探团队倾向于远离昂贵的地区或成矿趋势区,宁愿去土地更便宜的地方勘探。但请记住,土地是便宜的,便宜的!

5、避免矿化信息纠缠。对于绿地,除非最初钻探得到了明确的结果,否则最好放弃。然而,有时即使是负面的结果,也会导致对远景区有意义的重新评估,尤其是地球物理和地球化学异常。由此,可能会产生一种完全不同的解释或一系列新的钻探目标。这在深度风化区或在寻找深部盲矿时,可能是完全正确的。

6、找矿,而不是矿化。矿化提供了找矿线索,在勘探早期,矿化与蚀变可能导致找到矿体。但在靶区勘探阶段,应该去寻找到矿体,而不是矿化。

7、要找到矿体,就得施工钻孔。如果一个钻孔见矿,而其它钻孔不见矿的话,那么就不可能出现可采矿体。连续钻探通常会导致发现更多的矿化或蚀变,而矿化或蚀变是不能进入选厂的。

8、需要有矿体的容矿空间。可采矿体必需要有一定的吨位空间,必须要考虑在构造上、地层上、或其它制约因素上,能否提供足够的容矿空间。对远景区的地质详情了解得越多,就越不会关注地质模型。

9、改善它或放弃它。除非勘查区向好的方面转化,一般来说,在勘探的每一个阶段,都应该考虑放弃,尤其是在处女地上。

10、不要追逐虚假异常。除非当地的地质模型或其他知识能够说明意想不到的异常,否则,无论物探异常还是化探异常,都要无视它。

11、不要迷恋异常解释。如果钻孔或其他证据已经检验了异常,没有发现矿体存在的话,则放弃,即使异常尚未解释。若在地质环境中正在勘探的某类异常与矿体间存在很强的相关性,或者揭示出致矿的地质条件,那么应该更努力地去解释这些异常现象。如果异常不见矿,则最好放弃。

12、不要迷恋找矿指示元素。一般说来,金属元素本身就是最好的找矿指示元素。从来没有见过一个金矿的发现,是间接的证据--地球化学或地球物理-起主要作用。低密度的采样方法,是不可采信的。

13、不要迷恋传统理论与概念。多年的传统观点是,华盛顿Republic地区的火成碎屑岩是无矿围岩。当钻孔遇到火成碎屑岩时,便停钻终孔。而在忽视了20多年后的1963年,决定在火成碎屑岩内钻探,结果钻遇了Golden Promise矿脉系,最终表明火成碎屑岩内的矿脉,的确是可采的。

14、不要迷恋高新技术。一些勘探团队迷恋高新技术,并过度使用。其实更直接更简单的方法,就是填图、采样和钻探。这样会给出更快、更便宜、更确定的结果。

15、先得后研。当某地发现矿床时,矿地必然上涨。因此,在钻探之前,必须获得相当大面积的矿地,以防止其它勘探公司来分享发现成果与矿地。

16、无视竞争对手先前的工作。如果已有的资料,迫使你采取勘探行动,获得矿地并实施一系列钻孔,则要一往无前,不要去想象前人失败而倒下的场景。

17、突破瓶颈。如果对勘探区潜力在地质上和判断上有信心,不要采用省钱而不彻底的措施;而要大胆地追求发现,更不要对数据吹毛求疵。

18、这是钻孔,笨蛋!地质学者不能用他的智慧和聪明、数据模拟来代替钻孔。科学家相信科学方法的力量:更多的工作及更多的数据。仅仅因为没有很好地理解地质现象就施工钻孔,将“冒犯”一些地质学家。另一方面,还有人相信,许多远景区可通过间接的地球物理手段来检验,信心满满地说“…我们应该能够模拟异常,检验异常,而无需钻探”。

成功勘探公司和失败勘探公司之间,在金刚石钻探方面有着巨大的差异。虽然金刚石钻探,看起来昂贵,但这是唯一找到矿在何处的途径。

最后Meussig指出:

智商让你走进矿区,但心商让你找到矿体!

IQ gets you there,but NQ finds it!

 

参考文献

Siegfried Muessig.2014.The Ore Finders.SEG Newsletter,No97 ,17-19

Siegfried Muessig .2011.Some Elements of Exploration Success or How to Shave the Odds .SEG NEWSLETTER,No87,10-12

Ulrich Hartmann and  Siegfried Muessig.1994.Improving Profitability of Gas and Oilfield Operations by Applying New Technologies. Europace

Siegfried Muessig.1986.Comment and Reply on June 1985 Geology cover.Geology, 14(1):92-92

Siegfried Muessig.1984.Minerals and oil; are they miscible?Geophysics, 3(6):72-74

Siegfried Muessig .1967.Geology of the Republic quadrangle and a part of the Aeneas quadrangle, Ferry County, Washington.

Siegfried Muessig.1959.Primary borates in playa deposits; minerals of high hydration.Economic Geology, 54(3):495-501

Siegfried  Muessig and J.J. Quinlan .1959.Geologic map of the Republic and part of the Wauconda quadrangles, Washington.Open-File Report: 59-88

SIEGFRIED MUESSIG, GEORGE N. WHITE, and FRANK M. BYERS, JR..1957.Core Logs from Soda Lake San Bernardino County California. GEOLOGICAL SURVEY BULLETIN 1045-C.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WASHINGTON

Siegfried Muessig.1951.Eocene volcanism in central Utah.Science, 114(2957):234-23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