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外矿业文摘

探讨世界矿业投资机会

 
 
 
 
 

日志

 
 

王高尚等:全球矿产资源需求周期  

2017-05-03 14:23:28|  分类: 矿业走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05-03 《地球学报》 2017年01期  作者:王高尚、代涛、柳群义   矿业澳洲

 

【矿业澳洲点评】依据矿产资源需求“S”形理论原理,按照经济发展程度把全球各国划分为4四个国家集团和3个典型国家,以1950—2014年钢、铜、铅、锌消费量和GDP总量为对象,概略论述了全球资源消费的3个周期,系统分析了各国家集团在不同周期对全球资源消费增长的贡献率以及资源需求弹性的变化规律,指出大国工业化和全球经济周期决定资源需求周期,认为当前全球矿产资源需求的低迷状态还将进一步深化,至少将延续3-5年。

《全球矿产资源需求周期与趋势》

周期率是主导自然和社会发展的重要规律,矿产资源消费也不例外。掌握全球矿产资源消费周期性变化规律,对于正确判断未来趋势,科学制定资源决策具有重要意义。以钢、铜、铅、锌消费为例,1950年以来,全球消费趋势明显可划分为3个周期(图1)。第一个周期(1950—1974年),消费量快速增长,年均增长率分别为钢5.8%、铜4.8%、铅4.9%和锌4.5%;第二个周期(1974—1994年),消费滞胀期,年均增长率仅分别为钢0.19%、铜1.8%、铅0.2%和锌0.9%;第三个周期(1994—2014年),消费增长又一次加速,年均增长率分别为钢3.9%、铜3.4%、铅3.5%和锌3.4%。

全球矿产资源需求周期 - 王思德 - 境外矿业文摘

=经济学家和市场人士多将矿产资源消费的周期性变化归结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周期性变化。然而,上述3个周期中全球经济平均增速(按PPP,1990年盖凯美元)分别为4.8%、3.0%、3.7%,显然与金属消费增长的相关性并不完全一致,尤其是第二个周期中金属消费增长几乎停滞,其中必然存在着经济增长与资源消费的结构性变化因素。矿产资源消费“S”形理论很好地解释了国家工业化进程中资源消费与经济发展的非线性规律(王安建等,2002,2008,2017;王安建,2010;Wang et al.,2015) ,即从经济发展的低级阶段到高级阶段,随着人均GDP增长,人均资源消费呈现低缓—加速—顶点—下降的规律性变化。这一理论模型,近年来在国家资源需求预测中得到广泛应用(王高尚和韩梅,2002;王安建等,2008;高芯蕊和王安建,2010;代涛等,2017;刘固望和王安建,2017)。然而,众多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如何构成全球资源消费的周期性特征,尚需进一步探讨。

本文依据矿产资源消费“S”形理论基础,按照经济发展程度,把全球各国划分为四个集团,并把影响全球资源消费较大的俄罗斯、中国和印度单列。以1950—2014年钢、铜、铅、锌消费量和GDP总量为对象,系统分析这些集团或国家在不同周期对全球增长的贡献度,以及资源需求弹性的变化规律,剖析资源需求周期形成的原因,进而判断未来全球资源需求的变化趋势。

【1 国家分组及数据准备】

全球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因数据所限,要对60多年的资源消费数据逐一进行统计处理,十分困难,因此,必须对国家进行合理分组。依据“S”形理论,本文大致按照经济发展程度(人均GDP),把全球各国划分为第一集团、第二集团、第三集团和其他国家,共四组(表1)。第一集团由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11个发达国家组成;第二集团由日本、韩国、中国台湾构成,当前发展程度与第一集团相近,但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远远落后于第一集团,之后高速发展并影响全球资源需求周期,故此单列;第三集团由中国、墨西哥、巴西等6个发展程度相近的新兴工业化国家构成;由于俄罗斯在历史上的特殊性,中国在当前资源消费中的重要性,以及印度对未来资源消费的潜在影响较大,文中予以单列研究。下文分析表明这种划分是基本合理的。文中系统收集整理了1950—2014年各国家集团的人口,GDP(PPP,1990盖凯美元),钢、铜、铅、锌消费量数据,结合周期转折点,定量分析各国家集团在不同周期对全球经济增长和资源消费增长的贡献度。

全球矿产资源需求周期 - 王思德 - 境外矿业文摘

 

【2 资源消费周期性驱动力分析】

1950年以来,全球钢、铜、铅、锌消费增长三个周期的主要驱动力按第一集团—俄罗斯和第二集团—第三集团的顺序,发生规律性转变(图2,图3,图4)。

1950—1974年,全球钢、铜、铅、锌消费年均增长率分别为5.8%、4.8%、4.9%和4.5%。各集团资源消费普遍增长,第一集团主导全球增长趋势,对这一时期全球钢、铜、铅、锌消费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35.6%、48.0%、41.2%和39.3%,其中1970年以前的贡献率更大(图4)。尽管第一集团在全球资源消费中的占比持续下降,但直到1974年,钢、铜、铅、锌消费量全球占比仍分别高达42.6%、58.5%、55.6%和49.8%(图3)。

全球矿产资源需求周期 - 王思德 - 境外矿业文摘

 

1974—1994年,全球钢、铜、铅、锌消费滞胀,年均增长率仅分别为0.19%、1.8%、0.2%和0.9%,各集团资源消费发生显著分异。其中1974—1980年,第一集团钢、铜、铅、锌消费普遍下降,对全球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415%、–3.1%、–82.9%和–347.4%,其动因符合“S”形规律,即第一集团集中完成工业化后资源消费越过顶点转入下降通道(王安建等,2002,2008)。同时70年代初发生的石油危机对经济的影响也不可忽视。1980—1994年,受前苏联解体影响,俄罗斯资源消费大幅下滑,从此一蹶不振,其中1990—1994年对全球钢、铜、铅、锌消费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252%、–95%、–135%和–138%(图4);第一集团资源消费基本平稳,第二、三集团增长加快,并支撑了全球消费量保持基本稳定。1994年,第一集团钢、铜、铅、锌消费全球占比基本保持1980年的水平,俄罗斯占比从最高点15%-20%左右大幅下降到3%-5%的水平,第二、三集团占比持续提高(图3)。

全球矿产资源需求周期 - 王思德 - 境外矿业文摘

 

1994—2014年,全球钢、铜、铅、锌消费年均增速再一次上升到4%、3.5%、3.5%和3.5%的水平,第三集团,尤其是中国发挥了绝对作用。这一时期,第三集团钢、铜、铅、锌消费全球占比从23.1%、21.7%、13.7%和18.0%上升到52.6%、56.4%、46.9%和52.4%,对全球增长的贡献率分别达78.6%、100%、81%和89%,中国占据其中约90%的贡献(图3,图4)。第2集团集中完成工业化,资源消费量及全球占比从2000年代转入下降通道。第一集团钢、铜、铅、锌消费量整体仍保持缓慢下降趋势,全球占比从1994年的35.6%、52.7%、57.5%和45.7%,进一步下降到2014年的16.9%、21%、28.5%和21.8%。整个历史周期中,印度在全球资源消费增长中的占比较小,但自2000年以后呈现持续增长态势。

全球矿产资源需求周期 - 王思德 - 境外矿业文摘

 

【3 资源消费周期性弹性变化分析】

消费弹性是指经济增长对资源消费的依赖程度,或资源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敏感程度,一般用弹性系数(资源消费增速/GDP增速比值)来表达,弹性系数越大,经济增长对资源消费的依赖程度越高。资源消费弹性系数与经济结构密切相关,一个国家工业化进程中,一般呈现小—大—小的规律性变化。二产比例越大,经济结构越重型化,弹性系数越大。全球资源消费弹性变化则与全球整体工业化周期有关。

本文用区间资源消费增长贡献率/GDP增长贡献率比值,来表达不同阶段各集团经济增长对资源

消费的依赖程度,同样具有弹性系数的含义。1950年以来,全球资源消费弹性系数明确反映了资源消费三个周期的变换特征,呈现高—低—高的变化趋势,目前正在步入新的下降周期(图5)。

1950—1974年,各集团资源消费弹性系数相对平稳于1附近,波动不大,与这一时期全球经济和资源消费同步快速增长相一致。1970—1990年,各集团钢、铜、铅、锌弹性系数发生剧烈分化:主导全球资源消费的第一集团,弹性系数由正转负大幅下降,与这一时期经济结构向后工业化过渡,经济增长与资源消费脱钩密切相关;第二集团70年代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弹性系数快速上升,并在80年代早期达到顶点,之后快速下降;而俄罗斯和中国60—70年代弹性系数的大幅上升,与这一时期重化工业的畸形发展有关,后期分别走向不同的转型发展轨道—中国80年代改革开放后经济结构迅速调整,弹性系数快速下降,俄罗斯90年代“休克疗法”后,经济增长和资源消费双下滑(表2),弹性系数大幅下降并剧烈震动(图5)。

全球矿产资源需求周期 - 王思德 - 境外矿业文摘

 

1990年代中期开始,以中国为代表的第三集团步入工业化快车道,对全球经济和资源消费的贡献度显著提升。资源消费弹性系数稳步上升,并在2010年前后达到最大值,之后趋于下降。这一时期,第一、二集团弹性系数大多延续负值,表明经济增长依然与资源消费脱钩,但近年有反弹之势。

【4 资源需求趋势展望】

综上分析,全球资源消费周期受经济周期和工业化周期双重影响,每一个周期转换都与大国或国家集团的工业化有关。当前,随着主导全球资源消费的中国,步入工业化中、后期转换时期,全球资源消费又一次面临周期转折的十字路口,调整的深度和广度可能超过上世纪70年代,理由有以下3条:

(1)占全球钢、铜、铅、锌等消费总量40%-50%,增长贡献率80%左右的中国,步入工业化中后期转换阶段,经济增长从高速向中低速过渡,资源消费弹性系数将进一步降低,资源需求增速随之将显著减缓。有关预测表明(中国地质科学院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2016),中国钢需求已越过顶点步入平稳下降阶段,铜、铅、锌2020年前后达到需求峰值,未来5年年均消费增速将从过去10年的15%左右降低到5%以下,这一增长缺口短期内没有其他国家的力量能够补缺;

(2)处于后工业化阶段的第一、二集团,资源需求总体仍将缓慢下降,且经济增长恢复尚需时日。即使这些国家有不同程度的再工业化趋势,但对全球资源需求量影响不大;

(3)印度是下一个工业化大国,经济发展虽已步入快速增长轨道,但由于其特殊的国情和当前较低的资源消费份额,短期内对全球资源消费增长贡献不大,其他国家亦是如此。据此,本文认为,当前全球矿产资源需求的低迷状态还将进一步深化,至少延续3-5年。之后,随着印度及其他发展中国家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全球资源需求才有可能进入新的增长周期。

——王高尚,代涛,柳群义

——中国地质科学院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北京100037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